• 结婚?当然不是我,结婚的,可是我女友的姐姐,叫做小雪 我女友样子甜美,是她学校的校花,身高160公分,三围为34C– 23 – 34 她俩姐妹,无论样貌及身|小雪,女友,伴郎,自己的,新郎,鸡巴
  • [align=center]阿诚的故事二(噢……哥哥外传)[/align](二)大二时,阿诚认识了学美术的悠悠,悠悠是阿诚的师妹,和他来自同一个家 乡,他们是在|悠悠,女孩,自己的,姑娘,地说,身体
  • 的家只有三个人,都不是什幺帅哥美女型,很平凡,爸爸杨逸民44岁,开了一家电子公司,妈咪伍慧玟39岁,家庭主妇,我,杨志强19岁,X大体育系二年级学生。 「爸爸死|妈咪,妈妈,鸡巴,爸爸,舌头,我的手
  • (1)在路上閑晃有益身心健康这是小弟第一次在这发文,这也是小弟的处女作,发文感言也不知道要说些什幺,那还是直接来看小弟的第一部作品吧,文笔有些粗糙,请多指教——|饕餮,看着,胖子,让我,姗姗,肉棒
  • 一•(滑)当週未的电视在播放时,她乖乖地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看着。「要不要看电视?」她看着电视说着。「嗯?」一旁的他,专心的坐在沙发看着手上的杂誌回答着。她听见他的|说着,看着,身上,男人,双手,轻柔
  • 下班时间的公车上拥挤的像罐头里的沙丁鱼,我跟她中间隔着一个矮胖的女人,身材五短,脸上青春痘密布,细小的眼睛除了看见一条缝之外,好像瞎子,朝天鼻孔中露出一撮鼻毛,|美女,阴户,龟头,阳具,大腿,隔着
  • 最近因为换工作的原因,换了住的地方,环境大致还是不错的,小区是封闭式的,只有刷卡才能进出,又临进广场,楼下最底层作为商场,不远的地方是一条美食街,沃尔玛和家乐福|叔叔,自己的,妈妈,肉棒,让我,的人
  • 我今年十三岁,上初中二年级,不过个子很高,他们都说我像个高中生。虽然我只有十三岁,但是我好像发育得比别人早,从小学五年级时我就开始遗精了,六年级开始手淫,一上初|阴蒂,阴道,妈妈,内裤,香油,集邮册
  •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7-17 09:26 编辑 一 前章打开房门,阳光射进房内,放佛射进了一个黑暗的深渊。「嗯……嗯……嗯……啊……」深重|妈妈,阿姨,看着,爸爸,自己的,声音
  • 我是个走出大学一年的学生,却已经感受了性爱的快乐和被插的美感与快感!下面是我的一次疯狂的经历,我居然被老公要求和安排了,我居然色诱了他的好友、我的同事、他的邻居|自己的,老公,我要,男人,小穴,让我
  • [现代情感] 没事时尝尝人妻的滋味 。。。。。。。。。她,是学生时代就认识的朋友,她的老公也算是熟人。但暧昧关係,却是在数年后不经意的重逢才发生的。事情就是这幺|阴茎,让我,感觉,我就,让她,屁股
  •  这是哪里?我睁开眼睛,四周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茫然游蕩,忽然发现前 面出现一团光亮,举步前跨……炙眼的光芒过后,重新睁开眼睛,发现场景已经转换,熟悉的门墙,正|老牛,在我,感觉,乳房,快感,两个
  • 2009年的五一节,我和恋爱五年的妻子慧珍终于结婚了。      我们原来都是北京某体校的学生。我是练举重的,因为成绩并不是很好所以去年就退役了,现在市体委工作|妈妈,爱妻,肛门,爸爸,母亲,大鸡巴
  • 机电厂的老王退休后在家没事,这天,儿子上班去了,留下他的儿媳妇和他 在家中。他的儿媳妇玲玲今年20岁,长的很漂亮,身材又好。老王平时对她没 少想,不过也是在心里|玲玲,老王,儿媳妇,阴茎,阴道,自己的
  • 那年我22岁,刚刚毕业,通过熟人介绍在一家大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因为是老闆的关係,所以面试那天我就见到了老闆,也见到了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 不要想歪了,她不是老|让我,不行,老公,感觉,我想,我就
  • 为让考取学习执照的百合握方向盘,本田是她的道路驾驶教练。 「在下一个十字路右转!」大约经过二十分钟后,本田说道。 百合在绿灯的十字路口慢慢向右转。 剎那间,一个|本田,百合,花蕊,乳头,通路,纸尿片
  • 我叫大卫,今年廿四岁,出生于富裕家庭,外国大学毕业,在外国企业做事,我爱独立自由的生活,家里送给我半山千多尺的房子。我有一高俊俏的面孔,身高179cm,重约14|乳房,阴户,阴道,不停,丰满,阳具
  • 我老婆有一个很要好的同事姐妹叫肖晶,今年30岁,以前她们在一个单位上班。06年肖晶通过考试进到机关上班,做了一名科级干部。虽然不在一个单位了,由于是一起大学毕业|老婆,抚摸,臀部,会儿,姐妹,老公
  • 我的名字是Ben『宾』,35岁,未婚,在一间国际性公司工作。最近我 和新加坡分公司一位同事Angela到曼谷出差,我们都叫她Ann『安』。 安是个35岁长髮美女|舌头,老二,肛门,屁眼,阴茎,肉棒
  • 今年大学实习的时光有点无聊,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办公室主任出现在我的眼 裏!她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女性,每天看她準时上下班,因为和她没什幺沟通,也不 大了解。但是,我|她也,我的手,就在,我现在,都是,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