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恋情]母体淫源 1-10【全文完】 (2/2)

2020-01-10

母体淫源(10)

  这样一来,那公园里的男人不就是……这简……简直……那幺妈妈那天岂不是替她儿子口交还把奶子都给他摸遍了!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颈项一阵发烫。

  「可恶!」我不禁失声怒骂,下体应声猛然一撞。

  「啊!轻点……」余阿姨一阵抽慉,望着她皱眉的淫乱模样,我岂会不知她如何享受我刚刚的表现,顿时冲动的想揭开面罩,让她也懊恼被好友儿子奸淫的羞愧,但是……这样我将错过一尝跟妈妈性交的大好机会。

  隔璧的妈妈此时仍在睡梦中并侧身转过来,我停下动作一个念头闪过脑海,随即俯身在余阿姨耳旁:「妈,还记得我们是如何计划玩你身边的阿姨吗?」「当……当然记得……我正痒得厉害……你不要停啊……」「想要肉棒吗?哼,你再重覆给我听,待会儿我会好好的喂饱你。」余阿姨心有未甘的白我一眼:「还不就是她来我们家里那天,你说想尝尝她胯下的肉味,我不肯,你说要让你爸知道我和你发生肉体的事,谁知道这幺巧老周就提起什幺「母体淫源」这书来,说有个小孩跟他妈……那个,你不是求他给你拷贝一份,然后照书上说的玩,又要我配合你一起骗她。反正……你也玩过她了,只是你不甘心,还不就天天想着她的骚穴……」原来是这样……老周应该就是漫画店的老板了,在我之前已经有人先拷贝一份,难怪……如果我真按步就班来,最后妈妈一定变成她儿子的性玩具,太可怕了!

  「我已说了,还不快点用你的坏东西给我止止痒,万一待会儿她醒来……」心里一边産生莫大的颤栗,一边看着她焦急的扭动下体,肉棒不禁逐渐地萎缩下来。

  「啊……软下来了……快动啊……」

  「你跟儿子乱伦的秘密现在又多一个人知道了!」计划必须有点改变……她一怔:「谁?」我拿下脸上的丝袜:「阿姨,你的穴生过小孩还是很紧啊!」余阿姨惊愕地脸上铁青,下意识的双手掩胸,刚才的骚样全不见:「你……怎幺会是你?」我很快地捂紧她的嘴:「吵醒我妈对谁都没好处……嘿嘿……你以为我是你儿子?我插得太兴奋一时忘了跟你说。真不好意思,我本来想的是我妈,你长那幺美让我受不了……事情到这个地步,我想我们都别说出去才好,你说是吗?」她张大眼直盯着我,却忘了我的肉棒还在她身体里,对她来说这是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不过……你得帮我得到我妈才行。」我想要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放开手:「你懂我的意思吧?」说着我再度将丝袜套在头上。

  「你……要……」她怯怯地眼珠转向妈妈,再看着我。

  「像你儿子也不是上了他妈妈?」

  她旋即板起脸:「你不会说出去吧?」

  「如果你帮我的话……当然,别忘了我们也亲热过了,我的小弟弟可还在你洞里呢!」她窘迫的垂下眼。

  我突然有种异样的兴奋感,将阴茎徐徐地向前挺进:「我的可不比你儿子的差,刚才弄得你很舒服吧?」她没回答,我来回再抽送几回,女人敏锐的肉感使她微微发出「喔……」的呻吟。

  「怎样?你觉得阴道里很涨吧?我可是第一次跟你这样年纪的女人,也许以后……」我没多说便拔出肉棒。

  「别……」

  我的嘴紧紧地贴上她的嘴唇,然后将眼光转移到妈妈身上:「我提议现在可以先试试三人行。」正当她还没回过神,我已经掀开妈妈的睡衣,里头一丝不挂:「待会儿妈妈醒来,你知道该怎幺做吧?」不待她回答,我始终没将目光离开妈妈姣好的胴体,现在我只想清醒的记住接下来的每个细节,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也不一定……妈妈的乳房较余阿姨的略小些,不过形状呈现饱满适中,乳头也秀气多了。

  此时我才发现要用手去触摸妈妈的身体,竟然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特别是以男人对待女人的心态。

  接下来的分秒,我脑海一片空白……过去想了千万遍要如何侵犯妈妈的想法全然记不起来……「比想像中难吧?」她看出来了:「不过……就是这样妈妈的身体才让你忘不了的吧?」她一副局外人似的说着,脸上却显得严肃:「当小杰第一次把阴茎插进我的身体时,嘴里还一直嚷着「妈妈我好舒服。」……之后,我才明白当儿子跟妈妈性交过后,什幺女人他也都会想尝尝。」她的手虽抚摸着妈妈的乳房,神情中彷佛在回想着她儿子跟她的第一次,但我无法体会她现在的心情。

  「看……这是你妈妈的奶子,摸起来好软好舒服,我的手快要在这里溶化似的,我想你迫不及待想用你的嘴吸吮她的乳头吧?还是用手掌结实用力的捏它?喔……一旦要再次经历这样的过程,我的阴唇都刺痛起来了……快,快让我看看你会怎样玩弄她。」这女人自个儿搓弄起乳房,她挑起我的淫欲肉棒不经意的又涨痛了起来,心一横,手掌终于贴在妈妈酥软的胸前。

  「对了,在乳头四周像画圈一样慢慢地搓揉,最后用两只手指摩擦乳头直到变硬。」妈妈的奶子超乎想像的柔软,自手掌中有股电流通过全身,这一天我等了好久,终于让我等到了……今晚,我将取代爸爸跟妈妈做爱,然后在她的身体深处射精。

  「你妈妈作梦也想不到现在她儿子的手放在她胸前吧!喔……好淫乱……不知不觉都兴奋起来了……真想先跟你来一下……唔……」余阿姨一旁肆无忌惮的淫声秽语,像是浓烈的催情剂,我很自然地伸出舌头舔着妈妈的乳头,妈妈的身体起了反应,鼻息加重的吐息,余阿姨更伸手握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喔……比刚才还硬呢……」妈妈的乳头渐渐地勃起,看她闭着双眼双唇微张,我情不自禁的将嘴贴上,一会儿我忘情的将身体缓缓地压在妈妈光溜的身上,她「喔……」的发出呓语,竟也张开双臂环抱着我。

  正当我动弹不得突感阴囊一阵凉意,回头一看,余阿姨不知何时将脸凑在我和妈妈的胯间舔着,我顾不了许多,挣开妈妈的手臂:「你……」「想尝尝你妈妈的蜜汁?放心……」她还没说完,妈妈「嗯」的一声摊直双腿,我和她噤声互望。

  虽然早已有惊醒妈妈的心理準备,一旦要面临,总有点措手不及。

  但我并不打算就此停住,我离开妈妈的身上,继而将脸凑近两腿之间,鼻子窜入一股女人独特的腥骚味,这是妈妈私处的味道。

  我端详眼前神秘的美肉,妈妈的阴毛茂盛杂乱的自下腹延伸到阴唇两旁,肉缝饱满隆起被发达的阴唇包裹着,性器一带肤色稍深,这里……是多少男人想要占据的地方啊……我伸出舌头像吃冰淇淋般,朝肉缝由下往上舔过阴蒂,妈妈发出轻微呻吟,舌尖登时感到异常粘稠,妈妈销魂的肉蕊已经溢出淫液,在儿子面前身体仍然火热的反应性交的渴望,我放胆地将舌尖伸入妈妈温湿的肉洞蠕动。

  「唔……唔……」她扭动着腰似乎难以忍受,睁开眼吧……「喔……绘芬,别……别玩了……」哼,余阿姨正发癡的含着我的阳具,现在可是你儿子,在啜着妈妈发烫的阴户。

  「啊……我会受不了……喔……」

  时候到了。

  我从余阿姨嘴里毫不留情的抽出肉棒,坚硬肿涨的阴茎使我感到难以忍受,龟头狰狞的闪着湿润的余光,我手扶持着将它顶着妈妈泛滥的蜜穴,然后强忍着涨痛俯身妈妈耳旁:「现在要将它插进你的穴里了。」妈妈似乎也感到不寻常,悠悠的睁开双眼,我等着她脸上出现错愕的表情,她恍惚的看着我:「你……你是谁?你……做什幺?」「淫妇……」腰一沈,肉棒顺遂的挺进妈妈的阴道里,异常的紧密包覆感让人感到晕眩,我不禁闭起眼,好好的感受肉壁带给龟头的快感。

  「啊……」妈妈亦仰起头轻呼,眼前陌生人的肉棒让她感到震撼,这足以使她清醒的感到身体里窜进了男人的阳具。

  「喔……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眼前骤然出现余阿姨的脸,「绘芬?你……」她目光停驻在余阿姨赤裸的身体,我并不理会的缓缓地开始抽送起来。

  「你不是期盼他来吗?我刚才已经被他收服了,现在我是他的奴隶……性奴隶。」她忽地吻着妈妈,四片唇火热相接,妈妈似乎懂了怎幺一回事,不再挣扎地全心回吻着余阿姨。

  这淫蕩的贱女人,把我误认为心中的神秘人物,竟甘愿光着下体让人玩弄,越想我越是忿恨,来吧!让我看看妈妈性交时究竟是什幺样的表情……「啊啊……好痒……唔……终于被你插进来了……喔……坏人……啊……偷奸我……」妈妈脸部扭曲不时的浪叫。

  「你看你这贱样……喔……大声叫吧……也许你隔壁的儿子听到也想试试妈妈的肉穴……叫啊……」她倏地襟声忍着。真是淫妇,宁愿跟别的男人也不愿给我,可恶!

  我发狂地使劲来回抽送,下体碰撞出「啪、啪、啪」的声响,这下我已经不介意会吵醒爸爸,反而妈妈有所顾忌的双腿紧缠我的腰际。

  「你们不要只顾自己爽啊……」余阿姨心知这是母子乱伦,更加忍不住心中欲火炽焰,竟将整个阴户贴到妈妈的嘴上,两个中年女人一上一下的形成极端淫靡的乱交画面。

  身为年轻人的我又岂能镇住爆发的兽性,双手猛抓妈妈的蛮腰,肉棒失去控制的粗暴抽插妈妈鲜嫩的肉穴,妈妈一会儿弓着腰一会儿舔着余阿姨下体,我们三人忘情的陷入这场淫交当中……「唔唔……我要高潮了……喔……我不行了……你插得我要死去了……啊啊啊……」「快给我舔啊……不要停啊……」这当头我根本顾不得她们,理智早已埋入身体深处:「贱女人……平常一副高不可攀……衣服一脱浪得跟妓女一样……看我插死你……插死你……」「用力……用力……干我……骂得好……我淫乱,我不要脸……干死我……啊……」「怎幺样……爽不爽……」「好爽……喔喔……你真是会插穴的坏蛋……喔……」余阿姨忽地一阵痉脔,全身虚软的瘫在一旁:「好……好美……」妈妈更像一头野兽般双手揪着乳房:「啊啊……啊啊啊……喔喔……」不一会儿,腰际断断续续地泛起一阵阵酥麻,全身肌肉渐渐僵硬绷紧,余阿姨见状,脸上狞笑:「要射了吗?呵呵……把你滚烫的东西射进妈妈的子宫里去吧!」我再也忍受不住沈沈地低吼:「喔喔喔……」「给我……全部射进来给我……啊……要死了……我要死掉了……」接着马眼一开下腹産生一阵抽慉,终于……我的精液已笔直地射进了妈妈的阴道深处。

  「啊啊……喔……」

  「啊啊……好烫好舒服……」

  此时余阿姨突然纵身来到身旁:「看清楚究竟是谁干得你魂都飞了吧!」我还沈浸在涓射之后的酥麻快感,来不及反应,她很快地扯下了我头上的面罩……「你……怎幺……怎幺会是你?!」妈妈瞳孔里有我的倒影,一切都来不及了……「你不要怨我,这样我们都扯平了,我必须确定你不会把我的事说出去。」这贱女人竟留了一手……她随即将视线转移到妈妈诧异的脸上:「没错!你淫乱的样子都被你儿子看到,现在他的肉棒还插在你身体里呢!」听她宣判似的一说,脑海登时清晰的闪烁着「乱伦」的字样,越来越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