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恋情]新时代主宰(催眠类)(1一4) (1/1)

2020-09-09

四奏:妄想的繁衍
「呕呕∼∼∼∼」
一大早,清雨轩就趴在浴室的梳洗台上,不停的干呕着,昨晚的记忆依旧再
不停的翻滚,那恐怖的自残举动,而后吞咽自己肢体的行为,都鲜明的就像刚刚
才发生一般。
清雨轩很想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梦,身体没有任何伤痕,昨晚自残的手也
没有任何事情,依旧白嫩的令人心动,但卧室地 板上那暗红的乾枯血泊还有
身上的血迹,提醒着她,这一切绝非虚妄。
「妈妈,你怎幺了,又不舒服了吗?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啊。」
听见这娇憨无比的关怀声,清雨轩惊慌未定的扭头看去,自己的二女儿薛琪
站在背后,正满脸担忧。
「唔……妈妈……有什幺不对吗?我脸上髒了吗?」
薛琪看见母亲奇异的眼神,不由得低头扫视自己,又朝浴室的镜子望了半响,
而后不解的问道。
「没……没事……什幺事也没有,琪儿你赶紧洗个澡,换好衣服準备上学吧,
妈妈去做早餐去了。」
薛琪没有察觉到自己有任何奇怪之处,但清雨轩却不这样觉得,女儿依旧穿
着昨晚的睡衣,经过剧烈的厮打,这件可爱的粉红连身睡衣几乎烂成布条,上面
沾满了血迹,但女儿身上却什幺伤痕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女儿无法察觉自己身上异样是怎幺回事,但清雨轩可以肯定是那
个外星生命搞的鬼,但这样也好,起码女儿不用和自己一样,感受那种深沈如地
狱一般的恐怖感。
走出浴室,刚好看见从房间出来的大女儿薛雪和小女儿薛丝,她们全部一样,
睡衣破烂,沾满了血迹,但身体却毫无伤痕,而且对于自己的异常之处视而不见。
清雨轩艰难的露出笑容,无视女儿们关怀的询问,只顾着低头做着早餐……
目送女儿们一个个离去上学,清雨轩终于忍不住,娇躯蜷缩起来,靠在沙发
上无助的哭泣了起来,这个时候她格外的想念着自己逝去的丈夫,因为只有他可
以再这个时候,给予自己关怀……还有面对一切困难的动力。
【繁衍……】
没有多少时间让清雨轩痛哭,外星生命体的声音又再度再清雨轩的脑海中回
蕩,除了这冰冷无情的两个字,还有大段大段的资讯。
感受到这些资讯,清雨轩沈默了半响,却将头深深的埋进膝盖中,更加凄凉
的痛哭起来,宽敞的房间中,只有低沈的呜咽声不住的响起,平添三分凄凉。
好半响之后,哭泣到声音沙哑的清雨轩似乎放弃了这样无助的宣洩,静静的
走进自己的卧室之中,穿上衣服,一如既往的细心打扮了一番,然后走出家门,
準备前往律师楼上班。
「雨轩,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啊,那要不要我回去说一下,就说你今天不上班
了。」

「没事,燕姐,我只是有一点感冒了而已,去上班出下汗反而会更好一点。」
清雨轩看着燕玲,内心念头纷杂不断,面对这个做了自己多年司机兼秘书,
兼贴身保镖的好姐妹,她很想把昨晚上的事情告诉她,来寻求帮助,但念头只是
一转,就被自己掐灭,因为她相信,只要她吐出第一个音节,那个寄生再她体内
的外星生命就会控制她,就像昨晚一样,不会给予她任何机会。
坐在车内,清雨轩神色複杂,但却低着头,没让前面驾车的燕玲看见,此时
的她,却是再想着外星生命体下达的任务。
沈吟,挣扎,思虑了许久,清雨轩微微擡起头,厚厚的玻璃眼镜后闪过一丝
内疚,但却化为坚决。
「燕姐,你把车靠边一点停吧,我有事跟你说。」
「嗯?好的。」
燕玲惊讶了一下,却没说什幺,把车往路边一靠,就等着清雨轩开腔。
清雨轩略带紧张的左右忘了一下,此时尚早,而且这里也不是什幺繁华地带,
来往人烟稀少,看见她这幅摸样,燕玲的神情也紧迫起来,出自特种兵出身的她
一板起脸来,自有一股强悍可靠的气质。
「燕姐,你把手伸出来。」
「唔……?」
虽然疑惑,但燕玲还是照办了,把手伸了出来,清雨轩沈默了一下,然后也
伸出一只手,握住了燕玲的手。
「咦……雨轩你怎幺了,怎幺有些痒……这是……什……幺……回……事!」
被清雨轩握着手,燕玲有些莫名其妙,但随之就察觉到不对,似乎有什幺东
西从清雨轩的手上爬到自己的手上,然后直接渗进肌肤里,只来及说出疑问,就
发现一阵极大的眩晕感不住的涌上来,随后什幺都不知道了。
再清雨轩眼中,燕玲被自己握住手之后,话没多说几句,灵动的双眼就渐渐
变成了空洞呆滞,一如自己女儿被操纵时的摸样。
外星生命体,生存形态简直无法用地球语言形容的了,介乎再生物与能量之
间,如果硬要比喻,那就和地球上的蚂蚁或者蜜蜂差不多,都是集群文明,只有
一个意识,但族人却不止一个。
当外星生命体降临到地球,寄生再罗严身上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解析了人类
身体构造,并且制定了融合寄生繁衍的程式,而其中的关键,就是被它所寄生的
宿主。
先是从身体上分泌出外星生命体的初胚,以能量形态存在,地球文明甚至无
法检测出它的存在,经过肢体接触渗透进去,然后再最短的时间内发育,壮大,
侵蚀掉宿主的一切,就如同此时的燕玲一样。
身体微微颤抖着,那是外星生命胚胎剧烈发育时造成的影响,双眼空洞无神,
那是因为宿主的大脑再第一时间被胚胎攻陷的缘故。
仅仅数秒之后,清雨轩就从燕玲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亲切的味道,那是
同族的感觉……
清雨轩感到一阵悲哀,往大了说,自己是在毁灭世界,往小了说,也是把身
边的人推进深渊,但是,她永远无法忘记,昨晚上那残酷至极的惩罚,那目睹女
儿在那互相厮打时的悲哀,还有自己吞食自己肢体时的那股恐怖,还有感受到外
星生命体那无情无性,冰冷至极,不容违背的意志所带来的惊悚感
其实自己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呢,清雨轩再内心中暗自比较了一下自己和女儿
们的重要性,还有周遭人的重要性,很轻易就得出了结论,最后只能化为一丝悲
歎。
看着燕玲那呆滞无神的摸样,清雨轩沈吟着,眼前的人,虽然外表依旧,但
其实内里已经不再是人类,而是外星生命体的同族,里面的胚胎,已经成长为一
个成熟的躯壳,操纵着宿主的一切,而自己,身为外星生命体的寄宿母体,可以
任意操纵它们,但是仅仅这样,还没完成。
侵蚀的最后一步,就是注入遗传资讯,等同注入灵魂,将那具外星躯壳启动,
但这一步,却让清雨轩百般不愿。
盖因当初外星生命体寄生的第一个生命,就是罗严,而它所指定的侵蚀转化
步骤,也是以罗严为最初蓝本,而罗严,却是一个男性,而遗传资讯,说白了就
是精液。
当初罗严一听见这些内容,就高兴的不知道说什幺好,然后就成为外形生命
体手下最忠实的走狗,完全没有起过二心,仅仅接触肌肤就可以操纵人心,而且
只要射精进体内就可以完成任务,有外星生命体的改造,甚至可以永远搞下去而
不死,有什幺不好的呢,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美差啊,当然……罗严没想过物件
是男人要怎幺办。
而这套程侵蚀序,到了清雨轩这里,却变的有些令人难以接受,自己必须重
点感染一个男性,以他为分身,然后通过他去感染别人。
而感染的唯一途径,就是做爱,别无捷径可言,这是外星生命体对于罗严所
特别制定的侵蚀步骤,却让清雨轩暗自骂娘,如果有机会,她甚至恨不得重生到
初见罗严之时,然后彻底枪毙他,而且罗严所遗留下来的麻烦,还不仅仅是如此。
「燕玲姐……回复到以前的摸样吧。」
「是……雨轩,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别管我,我想些事情,继续开车会公司吧。」
燕玲眨眨眼,那空洞麻木之色渐褪,又回复到往日的清明,低声应了一声,
随后一脸若无其事的看着清雨轩,清雨轩低声歎息一声,虽然语气口吻,乃至摸
样都一摸一样,但清雨轩却知道,再也见不到最初的那个燕玲姐了,因为只要她
一声令下,燕玲哪怕是自杀也自豪不会犹豫。
清雨轩闭上双眼靠在车椅上,神情有些扭曲,带着极力的抗拒和挣扎,如果
是之前,燕玲再怎幺也会开口询问一下,但此时,她却目不转定的开着车,完全
无视清雨轩痛苦的摸样。
此时再清雨轩脑海之中,却犹如掀起一阵十级暴风一般,大量念头犹如万马
崩腾一般横冲直撞。
【薛琪这个小婊子,奶子真大,和她那个下贱婊子妈妈一样大,让她们母女
两跪在地上给我打奶炮一定很爽……】
【薛雪这个婊子,上贵族私立学校了不起啊,总有一会,我要让一边搞你一
边让你再课室中朗诵课本,等搞完了,让全班学生来轮奸你……】
……
这些念头,却是罗严生前所有的妄念,对于现实世界的不满意和失落,让罗
严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靠着这些妄想来发洩内心的不满,和获得少许愉悦,
而死后,这些妄念被外星生命体带到了清雨轩脑海中,面对这些极度汙秽,扭曲,
变态下流的妄想,清雨轩只觉得内心怒气满溢,恨不得将罗严复活,然后再枪杀
一万次,尤其是重点枪毙下麵那根罪恶之物。
脑海中,尽是自己或者女儿们,赤身裸体,被他肆意玷汙的画面,还有更多
不认识,但却是同样美丽的女性们被淩辱的画面,栩栩如生犹如放电影一般。
【繁衍……】
冰冷至极的声音,再度迴响起来,与之而来的,还有无法言喻的压迫感,清
雨轩知道,这是外星生命体再表达自己的催促,对它来说,繁衍才是第一要务,
羞耻心道德观这种东西,从来不是它所要考虑的东西。
随着这两个字传来的,还有一缕怪异的思感,清雨轩立刻知道了,这是外星
生命体再表达自己的好奇,是什幺样的事情,能令罗严即使是死了,也留下如此
之深的执念,这并不是无情无性,仅有本能的它产生了什幺人类情感,而仅仅是
铭刻再它生存印记所必须做到的一件事情,了解分析宿主文明的一切,为自己寄
生与侵蚀做好準备……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已经到了目的地,以丈夫名字命名的淮师律师事务
所。
燕玲依旧不言不语,静待着清雨轩的决定,清雨轩看着外面的律师事务所大
楼,看着上面的招牌,内心的动摇与挣扎岂是言语能形容得了的。
但一想起昨晚三个女儿互殴的惨烈场景,清雨轩内心就是一颤,女儿犹如自
己的心头肉,疼爱尚且来不及,又怎幺会再让她们遭受这样的折磨呢,虽然她们
并不自觉,但清雨轩依旧不忍。
坚定了决心,清雨轩下了车,一进事务所,管行政工作的怀雨就靠近过来,
低声说道:「雨轩姐,上次肖警官的那个案子,被告人的父亲来了,你看看要见
一下他吗?」
被告人的亲属又或者关係者找上门来,这种事情其实不算少见,尤其是像是
肖蔷这种黑幕重重,私心颇重的案子。
「我先去办公室,你给我泡一杯咖啡,我先考虑一下。」
回到了办公室,燕玲也跟随再身边,犹如忠心耿耿的保镖一般,面容板起,
神情肃穆,让来往的那些人看的有些疑惑,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呢。
看着燕玲如此摸样,清雨轩又再度歎了一口去,只是注入胚胎的话,就是这
幅摸样,只剩下听命的意识,没有吩咐的话就显得呆板许多,,按照外星生命体
传递来的资讯,只有完成整个程式,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外星生命体催促
的主要原因,这种摸样容易引起意外。
怀雨拿着两杯咖啡走进来,看着燕玲站在清雨轩旁边,一动不动,犹如木雕
的摸样,也是露出一丝疑惑,但却没往外星人侵蚀这个超自然方向想去,任何一
个正常人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跳跃思考观。
「小雨,你过来一点。」
「嗯?」
既然已经做过一次了,那再做第二次就顺理成章多了,看着怀雨变得呆滞起
来,清雨轩眼神中的不忍依旧沈重。
「小雨,回复到往日的摸样吧,还有,去叫那个人进来吧。」
「是……」
如果是往日,怀雨再清雨轩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一般会提出一些疑虑,把
这些方方面面的问题跟清雨轩讨论一下,但此时,却简单的应下命令,就出门而
去。
清雨轩眼神迷蒙,这样的转变,总是让她产生了仿佛杀人一般的罪恶感,但
却不能不做,不做的话,后果就要自己和女儿们来承受了。
「你好……你好……清总,我叫高泽成,是高庆地产的董事长,这是我的名
片,早听说过清总的大名了,Z城的法律女王,今日一见见面更胜闻名啊,高某
人三生有幸啊,哈哈。」
一个年约五旬,半秃着头,容貌气质看起来颇具霸气,一看就知道是个心有
山川之险的人物,一身考究的西服,气质也颇为儒雅,一进门,就是套近乎意味
极其浓厚的哈哈声,不卑不亢,没有因为儿子出事而表露出什幺来。
是个人物,有些难缠,清雨轩眼神一凝,摆脱了内心的惶恐,专注到工作之
中,法律女王之名,全是因为业内同行一次捧杀而来的,事后清雨轩化解的漂漂
亮亮的,这个名头从此就成了她的称号了。
「董说笑了,高庆地产的名字我也听过,高董白手起家打下这份基业,早就
成为Z城的传奇了,更难得乐善好施,名声极好,就更不容易了,到不知高董此
次来此,有何贵干呢。」
清雨轩明知故问,话语多有挤兑之意,高泽成面对这番话,神情不起波澜,
而是一脸沈重的说道:「这次来,是为了我儿子这个不成器的小畜生,平时我忙
着生意,倒是对他疏于管教了,以致让他做出这样畜生不如的事情,找个女朋友
不算什幺,年轻人嘛,什幺冲动没有,但是时候却不负责任,一点男人的担当都
没有,这像什幺话,而且还做打女人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家门不幸啊。」
一脸诚恳的认错,似乎真的以儿子为耻一般,清雨轩暗自挪一下嘴,要说有
那幺点歉意,也应该是有的,接下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收集了一下这家人的资料,
高泽成此人,确实责任感异常强烈,但要说多有良知,那就不好说了,商界成功
人士,多是这样的。
「高董,关于你儿子的事,我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判决的了……」
【繁衍……】
冰冷的催促再度响起,祂不理解,也不需理解人类社会中寒暄交谈艺术,对
祂来说,目的与结果才是一切,清雨轩暗自震颤了一下,贝齿紧咬,已经有些慌
神了。
「清总?清总?」
高泽成看着清雨轩话说半截,却突然变成神思不属魂不守舍的摸样,有些惊
异,他也打听过,清雨轩此人,在业界里是出了名的精明干练,这次来,他也是
打起全部精神,为了儿子,已经做好最艰难谈判的準备了,但此刻所见,却与传
闻有些不符,怎幺能不让他吃惊呢。
「清总!!!???咦……你怎幺了……额……」
高泽成诧异的问着,魂不守舍的清雨轩,明眸一阵闪烁不定之后,娇躯仿佛
失力了一般,朝自己怀中倒了过来,高泽成本能的接住,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
清雨轩一双纤手轻轻的按到自己脸上……
异物侵入的感觉,视线渐渐昏暗……然后就什幺也感觉不到了。
无暇去理会被侵蚀而变得呆滞的高泽成,清雨轩内心被极大的恐慌所充斥了,
就在祂在内心做出通牒之后,清雨轩蓦然感到肢体僵硬,一瞬间,自己美豔的酮
体不在属于自己,而是被无法理解的异物所操纵着。
一如昨晚,内心和身体好像被切割成截然不同的生物,无数的画面在脑海中
此起彼伏,喧闹不已,而这些画面,又全是一幕幕淫秽万分的画面。
就在清雨轩身体不能自控的时候,高泽成呆滞空洞的眼神划过一丝波动,嘴
里嘟囔自语,反复在重複着什幺,但却因为语速过快而听不清楚,清雨轩余光扫
视到这一幕,内心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因为不止高泽成。连伫立在旁的怀雨和
燕玲也是一般。
娇躯一震,清雨轩发现自己恢复了对身体的所有权,同时也发现高泽成竟也
恢复了清明的眼神。
「咦,清总你怎幺了,不舒服吗?」
「额,没事,我只是有点头晕而已。」
清雨轩忙起身,有些迷惑,不知道那个恐怖的外星生命体打的什幺主意,难
道仅仅是显示一下祂的能力来下达最后通牒吗。
「那好,那让我们言归正传吧,清总,我这次来,是有一个目的的,那就是
希望你能充当一次调停人,帮我说一下情,让那位神通广大的肖警官放弃这次诉
讼,饶了犬子这次,让我们私下处理,相信我……赔偿方面一定能让她满意的。」
「抱歉,高总,那位肖警官是谁我并不清楚,但你儿子的事,我相信法律会
有公正的判决的了。」
清雨轩依旧再思索外星生命体刚才的举动,对于高泽成,却是不假思索的敷
衍着,高泽成闻言后,冷哼了一声,冷冷说道: 「清总,你是不是没听清楚,
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什幺?」
清雨轩大为震惊,如此荒诞言谈竟是出自这个成功商人的口中。
「清总,你以为你背地里做得买卖,以我在Z城的实力,会查不到吗?」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幺,但是没证没据的事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哼,Z城的法律女王,竟然是人尽可夫的婊子,美女如云的百花楼法律事
务所,竟然是本城最大的卖淫组织,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什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