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熟女]我的禽兽男人(01~80) (18/34)

2020-09-09

第037章
  「如果哪天,哥哥出现在你眼前怎幺办。」炎帝关上门,温柔的问纯真。
  「我没想过这个,哥哥应该死了,不可能回来了。」
  纯真笃定的说道,然后带着炎帝走到了十XX岁的门。
  十XX岁,十XX岁的她又遭遇了什幺事情?
  「十XX岁,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学长还跟他交往了好一些日子。」
  她满脸的幸福:「我一直以为我会跟他这样生活一辈子,但是没想到……」
  她悲哀的打开十XX岁的门,这时候炎帝看到的是那个学长,砍杀她朋友的
画面。
  「哈……叫啊?怎幺不叫了?你越叫我可是砍的越起劲啊。」
  穆哲也的刀没有停止的往她好友身上砍去。
  「不要啊──哲也……我会听你的话,不再接近纯真了,饶过我吧……」
  女孩苦苦哀求,这时候的纯真躲在厕所都不敢出去,她吓的直发抖。
  「你刚刚不是还很大声的跟我说纯真会喜欢你?你这个死gay还想跟我抢
纯真?你活的不耐烦了?」穆哲也有一下没一下的砍她,眼神充满不屑。
  「对不起啊……哲也,我不敢了──」
  「不敢?叫嚣的这幺大声,反正在床上你不是也很爱刺激又变态的性爱?我
可是成全你喔。」
  「哲也──不要啊──」
  这时穆哲也掀起那女孩的裙子,扯掉了她的内裤,斥笑了一声。
  「这样的刺激敢居然让你有感觉?真是个坏女孩呢。我说喜欢你的时候你可
是开心到不行的黏我黏到一个地步,我想甩都甩不掉你,搞的连纯真都不敢靠近
我,我该找谁赔?」
  「你为什幺要这样做?你明明喜欢纯真为什幺要骗我说你喜欢我──」
  女孩哭泣的问,可能是羞辱感加上不甘心,让女孩想问看看这个男人的想法
到底是如何。
  「为什幺?我要告诉纯真你是怎幺样的女生啊。」
  穆哲也大笑,手指已经插入那女孩的小穴姿意玩弄她了。
  「说是好朋友,到头来还不是抢了自己好友的男人?抢自己好友的男人有比
较爽吗?你跟别人说,你喜欢纯真所以才来接近我,想让纯真知道我是怎幺样的
男人,我也就让你这样玩了,怎幺样,这游戏好玩吧?」
  穆哲也大笑不停,他的笑声传入纯真的耳里却是魔音传脑。
  「不要啊──」
  女孩崩溃的大喊,穆哲也拿美工刀轻易的就划破女孩的衣服。
  「在这里被干不知道是什幺感觉?让大家看到如何?反正我没差啊?我们家
是员警世家,绝对可以让我脱罪的喔?」
  「你这个变态──!」
  女孩哭喊着甩了穆哲也一巴掌,他二话不说的就拿美工刀划破了女孩的脸颊。
  「你再喊啊?下次割哪里我就不知道罗?」
  「救命啊───啊啊啊……」
  女孩终于受不了的晕了过去,这时她又听到了声音,那熟悉到不行的声音。
  「你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过份?」
  「怎幺,你不是比我还残忍的人,居然会说我过分。」
  穆哲也大笑的问声音的主人。
  「罢了,反正以后你是猎人,做这些事情我可以让你功成身退的,你等我的
消息吧。」
  「嗯。」穆哲也把美工刀丢到一旁,才离开了厕所。
  纯真颤抖不已的走出厕所,看向好友血流不止,昏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她就
好想吐。
  得赶快离开……得赶快离开……得赶快离开……
  这时候女孩抓住纯真的脚,颤抖的发出了声音:「纯真……救我……」
  「啊────啊啊啊啊啊────」
  她大喊,她尖叫,她想起了那个曾经砍杀了她爸妈的亲生哥哥。
  「啊啊啊啊啊───」
  她不断的摇头尖叫,退到门外,颤抖的拿起电话,打电话给员警。
  「拜託来救我朋友……拜託……」
  她擡头,看到学长就站在她眼前。
  「你全看到了?」他居高临下的问了纯真这句话。
  纯真的回忆在她眼前闪过,她想起了哥哥,哥哥跟学长的景象重叠,她放声
尖叫。
  「哥哥───不要啊───不要杀爸妈───不要啊啊啊啊───」
  然后她晕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后来似乎是学长带她去医院,真的如那人所讲的,学长全身而退,而那女孩
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变的疯癫,然后转学了。
  学长每天都来医院关看她的伤势,但是她看到学长就只是想吐,怎幺也吃不
下,学长在身边她就吓的睡不着。
  因为她开口都是喊哥哥,所以学长才不疑有他,以为是她看到血受到刺激所
致,但是他却不知道其实她全都知道了。
  在可以出院的隔天回到家,她央求父母让她转学,她吓坏了,养父母也同意
让她去南部念书,她脱离了学长的掌控一直到大学毕业,她回到了台北工作,也
完全忘记那件血腥的事情,只记得学长被自己的好友抢走这件事情而已。
  「纯真……辛苦你了。」炎帝摸了摸纯真的头。
  纯真淡笑的走到24岁那扇门。
  「二十四岁,我喜欢上总经理,也跟总经理发展出地下情。」
  纯真打开门,闭上眼睛开始回忆。
  「那是很美很美的回忆,我一直以为这一生我可能就跟总经理了,就算是地
下情也没关係。但是──」
  画面转到某条街上,纯真走在路上被突如其来的车子吓的无法逃跑,差点就
要被撞上,这时有个女人忽然跑出来,眼明手快的推开了纯真,代替纯真被车撞。
  「她是总经理的未婚妻,她一直都知道我们地下情的事情……」纯真抱住头
蹲了下来:「我是罪恶的吧?我充满了罪恶感,但是我居然对这种罪恶感没有任
何的反抗,就让它这样发生,让罪恶感缠绕在我身上,我却挣脱不开。」
  「总经理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他怕我受伤害什幺都不肯跟我讲,但是我去
医院看那女人,我才知道她是司徒湮慈,总经理的未婚妻。」纯真眨了眨眼,不
让泪水掉下来:「她握住我的手,她希望我退出这个战局,他说总经理不适合我,
我适合更好的。对于救命恩人,我能说什幺?我只好放手了,也忘记了跟总经理
所有的事情,但是意外的,我居然没离开那间公司,总经理似乎也知道我忘记了
所有的事情,也没再提起,就这样安然的待到了二十XX岁。」
  二十XX岁的门在炎帝面前浮现。
  他把二十XX岁的门锁打开,里面都是她跟黑猫的相处过程,还有纯真的身
体被夏娃控制时,黑猫是如何拼命的要救纯真,而夏娃利用了纯真的身体,害她
被狮皇强暴。因为开关的事情,黑猫又怎幺对她冷言冷语的,全在炎帝面前浮现。
  「你看,我很骯髒吧……」纯真把门关了起来,对炎帝苦笑了笑:「我是个
骯髒的女人吧……」
  「不是的。」炎帝握住纯真的手,很认真的对她说道:「不管如何,你的内
心是善良的,你的本质一点都没变,别让夏娃控制你的思想,你要做你自己,回
归你本来的个性吧,纯真,大家都在等你。」
  「等我?真的吗……」
  「真的,相信我。」
  炎帝笃定的说道。

               第038章
              【纯真视角】
  我醒了过来。
  我看了看四周,炎帝的椅子就放在我的床边,他还没有醒来。
  他就是炎帝啊。
  我上前,摸了摸炎帝那蹙紧的眉头的脸,想抚平他的情绪。
  真的没想到,我会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看我那骯髒又不堪的过去。
  「嗯……」
  炎帝转醒了,我把手缩了回去,尴尬的抓起棉被盖住自己的头。
  「呼……纯真,你醒了?」
  「嗯……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担心你的可是那群人,你恢复正常真是太好了。」炎帝微笑的摸了摸我的
头。
  「为什幺要我面对那些过去?我真的不想面对……」
  我起身,抓紧了棉被,不解的看向炎帝。
  「你不面对你自己的内心,怎幺能够去喜欢人?你一直被局限在过去,一直
出不来,你自己喜欢谁,你也不清楚,摇摆不定吧?」
  「炎帝……」
  我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眼睛,笃定的看向炎帝。
  「你是不是喜欢我?」我调侃的问。
  「什、什幺!」
  炎帝瞬间脸红了,大概是因为被我问的太直接,有点吓到。
  「我对你来说,也只是陌生人,不可能会对我这幺好吧?带我走过那些我不
愿意面对的过去,又让我想起那些过往,要我面对未来可能会发生事情,你不是
喜欢我,要不然这代表什幺?」
  看他困惑又犹豫的眼神就异常的感到开心,我真是个好坏的女生喔,越来越
坏了。
  「你这坏女孩,敢调戏我?」
  炎帝似乎看出我心怀不轨,他倾上身来,靠我很近,我们两个人面对面的互
看对方。
  「没有啊,哪有。」
  我笑出声来,这大概是我来到这里,第一次露出这幺真心的笑容了吧。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幺做?」
  炎帝很认真的看我,那眼神已经不是刚刚那种温柔的男人,是个想把我生吞
活剥的眼神,似乎在跟我诉说他也是个男人。
  「咦?」
  我完全惊吓住,我没想到炎帝真的会喜欢我。
  「别开我玩笑,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不要太当真……」
  我脸红的撇过头,不敢正视炎帝那认真的眼神。
  他那认真的眼神,我在圣兽、禽兽,被他们保护的时候有看过。
  那是对我真的很认真的眼神。
  怎幺会呢?怎幺可能?
  「我真的喜欢你喔,纯真。」
  他握住我的手,我有点惊讶的看向他。
  「我从来没对任何女人认真过,就算几千年前曾经娶妻,那也只是过往的回
忆,已不复存在。这几千年我都没再遇到让我动心的女人,而现在我遇到了,这
个人就是你。」
  「但是我──」
  「我知道你的过去,连黑猫都不知道的过往,连朱雀也不知道的你,甚至比
那些禽兽都还了解你。这是否表示我有机会,跟他们一起抢你?」
  「不,这样不对啊……知道我过去的,根本不会想再靠近我了吧……为什幺
你还……」
  「因为你的天真跟善良,还有你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美丽,都让我深深的着迷
了。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纯真。」
  炎帝低下头吻住我的唇,逼我跟他深吻了起来。
  「唔……」
  我想抵抗却不知道该怎幺抵抗。
  但是我意外的不讨厌他的吻。
  为什幺……
  他把我压在床头,吻的热烈又深情。
  这样真的对吗?
  我不知道了,我的头脑好混乱。
  「等、等等……」
  我摇了摇头,想把炎帝推开。
  「怎幺了?刚刚不是还在开我玩笑。」
  炎帝轻笑,离开了我,坐回椅子上,一脸调侃的看我。
  「咦?什幺?!」
  「不要随便开男人玩笑,尤其是很久没碰女人的男人玩笑,到时候真的怎幺
了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讨厌啦!居然只是开玩笑。」
  害我以为他真的喜欢上我了。
  「不过我刚刚说的是实话喔,我真的是喜欢上你了,纯真。只是你刚醒,我
不想让你太累,剩下的就留到以后再说吧。」炎帝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起身走
出了我的房间。
  真的?
  所以刚刚他说的都是真的?
  啊啊啊啊,怎幺会变成这样啦?
              ******
  「纯真,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们大家都很担心呢。」
  夏侯纯正松了口气,担心的神情不言而喻。
  一堆人围在我身边,我真心的感觉到大家对我的关怀跟关心。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我浅笑了笑,然后看向了黑猫。
  「纯真……」
  黑猫想上前又不敢上前,似乎怕我拒绝他。
  「各位,不好意思,我想单独跟黑猫说几句话。」
  我眨了眨眼,请求大家让个独立空间给我跟黑猫。
  「好吧,我们走吧。」
  总经理带着其他人走出我的房间,还体贴的带上门,剩下我跟黑猫。
  「震航。」我握住他的手,眼神坚定的看向他。
  「纯真,你都想起来了?」管震航有点吃惊的问我。
  「嗯,全部,包拓我不愿想起的过去。」
  「纯真,不管你的过去是怎幺样,我都会接受你的──」
  「黑猫,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摇了摇头,很坚强的看向黑猫。
  「要不然是?」
  「黑猫,我希望你放弃我。」
  我说出了让黑猫震撼不已的话。
  「为什幺?是因为那天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其实我是被忌妒心包庇了才会说
出了那些话,我是太喜欢你了,我才这样做的。对不起,我错了──」
  「黑猫,不是这样的。」
  我摇了摇头,放开了握住他的双手,看向了远方。
  「未来会怎幺样我不知道。我是祭品又是开关,我有没有未来我也不晓得。
我的身体,已经不是我自己的身体了,未来我会为了什幺再跟谁上床,这些我都
不晓得。」我眼眶带红的看向黑猫:「震航,我希望我自己是纯洁无瑕的待在你
身边,但是我没办法,这点我希望你能体谅我。」
  「我可以陪你一起面对。」管震航反握住我的手,急切的说道。
  「但是我的身体已经不纯洁了,这样的我你还要吗?而且我是祭品,我有使
命,我一定要找出到底是谁控制了学长跟我哥哥,让他们做那些事情的人。不管
是人还是神,我都要让他受到报应!」
  「纯真,不管怎幺样,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人,为什幺要把我赶走?」
  黑猫难过的问我,那悲伤的神情让我看了很不忍心。
  「我不想要你遭遇危险。」我真诚的说道:「未来会不会有战斗我也不知道,
或许我也会跟圣兽他们去杀天神。在这期间,我能给你什幺未来我不知道啊。我
连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我能给你什幺未来?」
  我残忍的说出跟我内心完全不同的话,就是想赶他走,不想让他遭遇到任何
危险。
  「但是我喜欢你,我爱你,是确定的。」管震航的眼神也充满了坚定:「我
不在乎你的任何过去,也不在乎你会跟谁上床,至少我知道那些不是你愿意的。」
  「如果是我愿意的呢?如果是我自己愿意跟那些人上床,你还会这幺爱我?
这幺保护我?」
  走啊!离开我的身边啊!为什幺还要这幺执着我呢!
  我在内心不停的大喊,希望他远离我,我最不想要他受到任何一点伤害了。
  「纯真。」
  黑猫贴上我,磨蹭着我,那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似乎回到第一次跟他见面
的时候。
  「你知道吗?猫一但认定了主人,它就不会离开那个主人,我也是这样。」
  「震航……」
  我有点吃惊的看他,他难得这幺的认真又霸道。
  「就算你没办法给我未来也没关係,毕竟现在的我也没办法给你未来。不管
你的背叛还是罪孽,我都会全部接受。」
  他很笃定的看我,眼神充满坚定不移的爱恋。
  「就算我以后跟谁再一起,跟谁上床……甚至有可能喜欢上别人,你都──」
  「因为,我爱你。所以,别再赶我走好吗?让我待在你身边,让我陪你。」
  「你这个……傻瓜。」

   第039章M女主角,黑猫
他很温柔的舔我,就像猫对待主人那样对我东舔西舔的。
  「不要这样……哈哈,好痒……」
  我想推开他,他的动作比我快,用单手就可以把我的双手压住,让我没办法
挣脱。
  「黑猫……」
  我有点吓到,我扭动身子想躲开他的攻势。
  「我好想要你。」
  我被他深情的眼神所吸引,我没办法逃避他了。
  「航……」
  我闭上眼睛,感受他给予的一切。
  他的手很慢的抚摸我的肩,在我脖子旁不停的舔咬吸吮,然后开始慢慢的往
下抚摸,他摸到我的背,我轻颤了一下。
  「纯真,别怕。」管震航拍了拍我的背:「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你怕什幺我
也知道,我不会嫌弃你的。」
  「真的吗……」我怯怯的问。
  「真的啊,你是如此的美丽,就算你的背部有猫爪的抓伤,都不失你原本上
善良的心,要不然你也不会把我捡回家了吧。」
  「那是、那是你自己要跟我回家的!又不是我逼你的。」我嘟嘴,不悦的说
道。
  「如果你没爱心早就把我丢出车外了,还让我跟你回家吗?」
  「那是我讨厌碰动物啦。」
  我说着违心之论,就是不想让他称心如意。
  他的手很不安分的在我背部游走,摸到我的臀部时我瑟缩了一下。
  「你、你乱摸哪里啦。」
  我害臊的把脸埋进他胸膛,他干嘛乱摸啦,害我全身热了起来。
  「我在调情啊。」
  他坏坏的说完,还捏了我的臀部一下,我扭动身子,他这样缓慢的进攻让我
很不知所措。
  「你调什幺情啦,很可恶耶。」
  他的双手抚摸我的双乳,虽然隔着衣服,但我很明显的感觉到肌肤触摸的感
觉,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管、管震航……够了喔。」
  「好软好舒服。」
  他很坏的说,然后把脸埋进我的双乳间,资意的揉捏,我喘息不已。
  「管震航……呀啊……」我娇吟,感觉身体越来越热了。
  「我可以撕毁衣服吧。」
  他还问我!真是可恶的男人!
  「这种东西不用每个都问吧!笨蛋!」我生气脸红的回他。
  「原来你喜欢我用强迫的?」
  他邪气的微笑,我不禁迷失在他那俊俏又邪气的脸庞了。
  「你是这样吗?我记得,你之前对我不是这样的。」
  我有点疑惑,我记得之前他都是很温柔,虽然有时候很粗暴,但是他都是很
理性的压制自己的感情,对我从来都没有这幺的坏。
  「那是因为我再强忍自己想爱你的欲望啊,纯真。」黑猫握住我的手,把我
的手拉在他唇边,轻轻的亲了我的手背:「那是因为我想好好疼爱你,我的本性
没这幺温柔的。我很霸道又专制,是个孤僻又没风度的禽兽,这样的我你还会喜
欢吗?」
  「我才不喜欢。」我转头说着跟自己内心完全不同的话。
  「真的?」
  「你干嘛什幺都问我,你自己去感觉啦,笨蛋。」
  我嘟起嘴,生气的看他。
  「那我开始享用我的食物罗,主人。」
  「什幺食物啦!都叫我主人了,我才不是食物呢!」
  「主人不是都会给宠物食物?你现在就是我的食物啊。」
  「什幺……」
  他撕开了我的衣服,我的双乳就这样袒露在他眼前,还好还有隔着胸罩。
  「管震航,别太过分喔!我等等大叫喔。」
  我故意的说,他却笑的更贼了。
  「给他们看我不介意啊,他们就会知道我比他们每个人都强了。」
  「管震航!好可恶喔你!」
  他的双手托住我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我感觉我的乳房开始胀大疼痛,那种疼痛是舒服的,我像是触电一般的颤抖
着身子。
  「管震航!我……」我扭动身子,不知道该怎幺办。
  他的手开始捏我的乳头,两只手分别进攻,轮流轻捏,还拉了我的乳头一下,
我只感觉到我的小穴似乎湿了,我的双脚不停的颤抖。
  我的双手抵在他的胸前,但是我柔弱的力量根本没办法跟男生的力气比,他
的头低下来开始吸吮我的乳头,那种湿滑的快感让我迷失了。
  「航……嗯啊……」
  「舒服吗?嗯?我知道你很舒服的。」
  他有技巧的吸吮我的乳头,像是要吸吮出什幺东西出来一样,大力的吸吮又
啃咬,我已经颤抖的快要不行了。
  「我不要……啊啊啊……」
  好舒服啊,真的好舒服……怎幺这样啦。我双眼迷蒙的看着他。
  他的头慢慢的往下,双手不忘的捏住我的乳房,或快或慢的爱抚它,两指有
时候还会捏着乳头。
  「纯真,把脚打开,让我好好的疼爱你。」
  「啊嗯……啊啊……」
  我只能乖乖的听的命令,把双脚打开,小穴就这样在他面前呈现,我只感觉
到我的淫水不断的流出来,他邪气的在我面前舔了舔嘴唇,他的双手压住我的双
脚,低下头开始舔弄我的小穴。
  「咿呀──啊啊啊……」
  我摇着头,把手放在他的头上,这似乎更刺激他了,他延着我小穴的裂缝吸
吮,舌头往阴蒂那里舔,他又吸又舔的让我整个人像是飞上天一样。
  他的舌头不停的刺激阴蒂,我感觉到我的小穴颤抖紧缩,他的舌头更是整个
埋进我的小穴吸吮不已,舌头越动越快,他的舌头舔到我的阴唇吸的更是大力,
淫水声越来越大声,噗滋噗滋的迴响在我的双朵里,我无力的承受这一切。
  「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好厉害───好舒服───我想去了
啊啊啊啊──」
  「真的吗?舒服吗?那就去吧。」
  黑猫笑着回答我的话,舌头动的更是大力。
  舌头我小穴里不停的翻搅舔弄,湿滑的快感让我无法再承受更多。
  「啊啊啊──航───啊啊啊啊───」
  我娇吟大喊,终于在他的舔弄下达到第一次的高潮,我喷了,淫水喷的很多,
他把我的淫水吸吮吞了下去,我颤抖的把双脚放下,眼眶带泪的看着管震航。
  「你好过分……」
  「我这次想从后面来。」
  「咦?我──」
  他把我翻过身,让我像是狗爬式一样趴在床上,我抓紧棉被,有点害怕的回
头看黑猫。
  「我……」
  「狮皇都可以从后面,为什幺我不行?」
  「我不想让你看到……」
  「我说过了,我不在乎那些。」
  管震航摸着我的背,很温柔的爱抚我,还吻遍了我背后的爪痕,我感动的好
想落下眼泪。
  「航……」
  我不再抗拒了,咬着棉被承受这一切。
  「纯真,我要进去了喔。」
  管震航说完,腰一挺进,他的硕大进入了我的小穴,我颤抖不已的接受他的
全部。
  「啊啊啊……航……啊啊啊啊──」
  我不断的扭动身子,他压住我的腰不让我乱动,开始一进一出的抽送,我只
感觉他的壮硕不停的在我小穴内进出,湿滑的快感让我咬紧棉被忍受他的攻势。
  「啊啊啊──」
  我不断的娇喊,他一边挺进一边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在他的胯间。
  我现在是背对他的完全看不到他。
  「航……啊呀──啊啊啊啊───」
  他又再度冲刺了起来,我被顶上天了,我只有听到噗嗤噗嗤的抽送声,我的
淫水不断的流出,床单都被我弄湿了。
  「啊啊啊──好大───顶的我好舒服──啊啊啊啊──航───嗯啊……」
  「舒服吗?嗯哼……」
  「好舒服──啊啊啊啊───」
  他的左手指逗弄着我的阴蒂,右手捏紧我一边的乳房,他的壮硕在我体内茁
大,抽送从来没停过,不断的给予我更多的快感。
  「啊啊啊——好大啊───不停的在我体内摩擦───啊啊啊啊──我好热
啊───」
  我娇喊,闭上眼睛只感觉到自己被黑猫不断的往上顶。
  「开心吗?主人?希望我怎幺做?嗯?」
  「啊啊──你这坏猫咪……狠狠的把我玩坏啊──啊啊啊──我变的好奇怪
……身体好热啊──啊啊啊啊──」
  「只有我才能让你变这幺奇怪的喔,你的身体让我好舒服。」
  他把头放在我肩上,在我耳边喘息不已。
  「啊啊……咿呀──唔嗯───啊啊啊……」
  我只能接受他的攻势,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又高潮了,淫水流的更多,声音越
来越大声。
  「你真好色,这样都可以高潮好几次。」
  「因为你让我很舒服嘛……」我娇羞不已的继续呻吟:「航……啊啊啊──
航在我的体内……不停的摩擦我……我好开心啊……」
  「这种话可不能讲给别的男人听知道吗?只有我能听。」
  他把我压在床上,又开始猛烈的进攻。
  我看到他的猫纹浮现在他的手臂上,他的猫尾巴跟猫耳朵都兴奋到跑出来了,
真的好可爱啊。
  「你好可爱啊……」我娇喘不已的说完,把玩起黑猫的耳朵。
  「居然还有心情玩我的耳朵,看样子我还不够努力呢。」
  他冲刺的更快,我娇喊的抱住他的双肩。
  「啊啊啊──航───我又要高潮了──我要去了啊───」
  「去吧,我们一起高潮吧。」
  「啊啊啊啊啊─────」
  我感觉他的壮硕拔出了我的体内,淫水在他的壮硕拔出我的小穴时我又喷了,
我又高潮了。
  我颤抖的平抚我自己的情绪。
  他灼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腰间,他累的趴在我身上,我们两个又黏在一起了。
  「好噁心喔……你身上黏着你自己的精液耶。」我捶了他一下。
  「那我们去浴室洗澡吧。」
  他打定注意,二话不说用公主抱把我抱了起来。
  「咦?浴室?不要啊,我要休息──」
  就这样他把我抱进浴室,在浴室里又大战了一个下午才结束回合。

               第040章
  我现在待的地方是协会的图书馆。
  「那个……」
  我怯怯的看了朱雀一眼,他放下手边的书看向我。
  「纯真?怎幺了?有什幺事情?」
  他似乎很惊讶我来找他,放下了手边的工作走过来看我有什幺事情找他。
  「是这样的,之前盘古不是说我得跟身边的男生都有过肌肤之亲才会觉醒吗?
但是我……」
  我低头,有点害羞的开口。
  「我跟其他人都有过了……为什幺我还是没觉醒?我总觉得我被那个盘古骗
了。」
  「也是呢。」朱雀摸了摸下巴,陷入沈思:「当初盘穀说的也很笼统,我也
没问他觉醒会是怎幺样呢。」
  我看朱雀的红色长髮都没绑,似乎都没什幺睡,我疑惑的走向前,摸了摸他
的长髮。
  「怎幺了?」
  朱雀似乎吓到,摸了摸自己的头髮还以为怎幺了。
  「我看你好像都没空整理自己,我帮你绑头髮吧。」我自告奋勇的说道。
  「不用……平常都是玄武帮我绑,只是他不知道跑去哪就是了。今天才会这
个样子,我自己来就好了。」他拿起旁边的发圈就要自己绑头髮。
  「你头髮那幺长,要有人帮你才可以嘛,就让我来吧。」
  我微笑的抢过他手中的发圈,帮他绑起头髮,他乖乖的坐着任我玩弄他的头
发。
  「纯真,看到你恢复正常我很高兴。」
  朱雀说道,我的双手微微一颤。
  「说那什幺话呢?真是的。」
  我微笑的打圆场,帮他把头髮绑好了。
  「好了。」
  我满意的看着我的作品,我绑的也挺不错嘛。
  朱雀转过身,忽然把我抱入怀里我有点吓到。
  「朱雀……怎幺了?」
  「没事,只是想这样抱你一下,一下下就好了。」
  「朱雀……」
  总感觉内心很不安,不知道怎幺了。
  「没事了,走吧,我带你去找盘古吧。」
  「嗯。」
  我微笑的点了点头,他牵起我的手走到协会外,现出朱雀原型,带我飞往盘
古那里,盘古应该可以解答我的困惑吧?
  「没有觉醒?」盘古左看右看,满脸疑惑。
  「干嘛这样看我,我确实跟他们都有肌肤之亲了。白虎是女生,玄武又像是
小孩,你总不可能叫我对小孩出手吧……」我低声说道。
  「汝跟朱雀有过肌肤之亲了?」盘穀啧声连连:「汝这祭品真是不同凡响啊,
连朱雀这种柳下惠,协会长老级的人物,居然对汝也有感觉,真是让吾大开眼界
了。」
  「盘古,你怎幺说的好像我什幺都不会啊。」朱雀翻了翻白眼,瞪了盘古一
眼。
  「本来就是,汝好几千年没碰女人了,就算送来祭品汝也不一定会想碰,这
次居然……怎幺,滋味应该不错吧?」
  盘古调侃的问朱雀,我瞬间羞红了脸。
  「你在乱问些什幺啦!你还没回答我们的问题耶。」
  「不闹汝了,玄武是不可能算在内的,因为吾跟女娲早就料準他会背叛当间
碟,所以早就把他排除在外了。」
  「那到底是……」
  「吾最近感到协会有一股纯正之气,跟黄帝的气息很像,是不是炎帝到协会
了?」
  「是啊,炎帝是到协会了,但是跟钥匙有什幺关係。」朱雀不解的问。
  「吾说过啊,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嘛。祭品,炎帝有跟汝告白过吧。」
  盘古猜测的询问。
  「你怎幺知道啊?」
  我有点吓到,他怎幺知道炎帝跟我告白了?
  「真的?连炎帝也……」朱雀也震惊的看我。
  「这不能怪她,她身上就是有吸引异性的能力,才能当开关的嘛。」盘古想
了想,又继续说道:「或许连邢天都对汝有意思呢。」
  「怎幺会……」
  「汝想要快一点,就是三个人一起来罗。吾相信汝试过三个人一起来吧?」
盘古眨了眨眼,对我不怀好意的微笑着。
  「死变态。」我小声嘟囔,似乎被他听到了。
  「汝刚刚说吾什幺?」他想再问清楚。
  「没有……所以意思是说我得跟他们两个都有肌肤之亲?」
  「对……等两个都有了,没觉醒再回来找吾吧。」
               *****
              【盘古视角】
  「你是怎幺回事?居然要她这样跟这幺多男生……你有毛病?」
  白虎刚好也上来天庭,听到了盘古跟朱雀他们对话。
  「吾哪有什幺毛病?吾只是想看看她到底有什幺魅力,可以让这幺多男人倾
心爱恋。」
  「所以你是骗她吗?」
  「吾没骗她啊,吾一直强调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嘛。吾从来也没说吾不是其
中一个异性啊。」
  「死变态,离我远一点。」白虎嗤之以鼻,看了他的镜子一眼。
  「明明都偷看纯真跟别人做爱的画面,还一直跟人家强调什幺同性相斥,异
性相吸,听你鬼扯。」
  白虎某天上天庭找盘古,刚好看到盘古在看纯真跟黑猫还有狮皇做爱的画面,
白虎整个人超无言的。
  原来盘古在纯真身上早就装了一个类似监视器的东西,但是因为是天庭的东
西,所以盘古隐藏的很好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吾是观察,不是变态。」
  「观察你的头,你慢慢观察我要走了。」白虎生气的离开了。
  「吾真想看看……经历这幺多事,汝真的还是纯洁的灵魂吗?」
  盘古喃喃自语,继续观看镜子内,纯真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