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场女友(1)——KB店的芊妤妹妹

2021-06-22

人到四十,身体大不如前了,也越来越喜欢怀旧,之前十几年的老号被盗了,重新注册的新号,一直都没时间发帖升级,近来空闲,也正好把这些年的事情简单记录下,并非肉文,只是留作纪念!
回想起来也是怪异,年轻的时候身材不走样,样貌一直还不错,不讨厌那种,但是不会撩妹,也有点自卑吧,所以身边没什么桃花,正经谈恋爱的除外了,后来结婚生子,过了三十三岁左右,犯了桃花,身边不断,空窗期很少,有点莫名其妙,长的谈过两年,短的三四个月,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都跟夜场或者夜间工作有关,所以有了这一个标题——夜场女友。
早先一直都是花钱解决问题,那时候在城市里的LF兼职圈混迹了几年,认识了些老大哥,也认识了一群妹子,关系都挺好,可以在妹子那借宿那种,后来慢慢没意思了,淡出了那个圈子。回头又转战SN以及SZ圈,东莞被打之后,SN水涨船高性价比变得极低了,之前800的极品价格至少翻倍,于是经常去SZ玩玩,那时候的SZ还是不到5片的价格,两水真空KB,这个妹妹就是这样的场合认识的,她名字叫芊妤,当然这是场子里的艺名,真名当然是不能在这里说了。
某天有了兴致,工作日中午,闲着就偷跑出来,去了旁边一家去过几次的沐足店,里面有养生SZ,进来JS是个娇小型的妹妹,长得也挺可爱,男人大概都不太容易过这种可爱型的关,马上就点了她。后面也就是开始常规服务,先KB放了一水。期间扣扣摸摸的,妹妹下面泛滥成灾。
我随身带了个TT,要说明下的是并不是这TT为了随时都有可能YP准备的,而是之前去SZ的习惯,因为曾经有几次,JS看对眼了,撩的JS不上不下的难受,主动要实操,这时候TT就比较重要了,开始没带,而且有的场管理严格,不允许实战,所以JS也没有,所以后来自己多了心眼,去的时候带一个,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处,至于钱的问题,有的JS是想私下发红包,这种除非挺合意,而且价格合理,就同意了,但好几次都是相当于免费打一炮,JS也满足,双赢。
这次同样,把妹妹撩的不上不下的,在第二水之前,看她的情况应该是可以上了,于是开始摩擦,后来妹妹受不了要进入,要T,拿出工具正式开始了。这样算起来,跟SN其实差不多了,价格却便宜不少的。
期间跟妹妹聊天,得知刚来这个城市,第一天来这边上班,聊得挺有好感,加了微信,买单走人。
后面几天微信上打的火热,妹妹样貌身材也都挺合胃口的,所以也经常去消费,每次去反正也不需要局限于店里的服务了。平时也能约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打个炮,也不需要花钱,这样慢慢就觉得有点女友的味道了。
这样过了两个月,她对我而言可能也就是个PY的角色,但本人做人还没有那么渣,平时该好好对她还是做的可以的,某日她突然要辞职,因为她一直住店里那种,辞职就没地方去了,问我有没有办法,正好我手上一间房出租,租客提前解约,不要违约金了,空着在,而且那段时间跟家里吵架吵的厉害,闹矛盾,一个人跑这边住过单身生活了,所以让她过来跟我住,就像小情侣同居一样了,那时候感觉挺不错的,俩人一起看电视,点外卖吃饭,或者自己下厨做点菜吃。当然,性生活必须和谐,做JS的她口活是肯定不错的,所以有时候即使她不想也会有嘴帮我解决,挺听话的,而且她还给我说过她有SM倾向,喜欢暴力点,于是那时候开始学着羞辱她,暴力的干她打她,当然还是不敢那么下狠手打的。记忆比较深的是让我插她的时候掐脖子,而且得用力那种。
但是后来慢慢有点不对劲,有次啪啪的时候,我想着学着暴力点,对着她的B用巴掌拍了一下,不轻也不重那种,突然她有点诧异:“你怎么这么变态?”我寻思着这不是你喜欢的吗?又没有有力的打你,跟日常开玩笑拍打屁股那种力度差不多吧,怎么就变态了?比较疑惑,但也没影响啪啪啪。后来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多,给人感觉她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一样,前后不一致,反正也就是当临时情侣当PY的,我也没太在意。后来她突然消失了,没打招呼,好像是去了南边,微信电话也都联系不上了,我也没管,免费玩了这么久,不错了。
几年后的一天,接到一个陌生来电:“认不认识x芊妤?”我听着耳熟,想了半天,想起来是她,是个催债电话,说我是联系人,我一听就烦了,说几百年没联系过了,我也找不到她,找我没用,挂了电话。因为这一出,再仔细想想这人,刚开始估计是想在本地找个还靠谱的男人算是有个依靠,但她脑子估计有点不太正常,前言不搭后语,前后不一,最后不辞而别,玩消失,还拿我的信息去借贷,好在最终没出啥事情,不过也让我提醒了自己,不是知根知底的人,姓名电话这些信息可不能随便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