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上)

2021-10-15

      (上)

  [下面请欣赏,由南方豔舞团为大家带来的千人花式群交表演——《春之梦》,

大家掌声欢迎。]

  看着满萤幕白花花的肉体,赵金龙索然无味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打了

个长长的酒嗝。他整个人鬆鬆垮垮地靠在椅背上,一脸不屑地感歎道:

  [今年的春晚演的都是些啥玩意儿,不是SM就是群交,一点新花样都没有,

看得老子都要睡着了。]

  [就是,春晚一年比一年难看了。]他的儿子赵昊接过话头:开始就这个话

题发表长篇大论:[去年那个SM魔术和人兽杂技都挺经典的,没想到今年一个

拿得出手的节目都没有,连用的刑具都是老套的千篇一律,也就开头那个乱伦小

品还算凑合。]

  [演来演去都是那几张老面孔,有什幺好看的。楠楠,给爸爸倒酒。]赵金

龙朝女儿屁股上踢了一脚。他的女儿赵雅楠闻言吐出含在嘴里的肉棒,从桌子底

下钻出来给他倒了满满一杯白酒,接着又钻回桌下继续给父亲口交。

  赵金龙眯了口酒,悠然自得地享受着女儿的口舌侍奉,感觉整个人飘飘欲仙,

却仍不忘教育儿子:[看你妹妹多听话,你小子咋就那幺调皮呢?你要有你妹妹

一半听话老子做梦都要笑醒。多跟你妹妹学学。]

  [切,就她还听话呢。]赵昊对此嗤之以鼻:[前天喊她给我毒龙,她推三

阻四了半天都不肯,逼我踢肿了她的骚逼她才勉强答应。]

  [谁让你拉完屎不擦屁股的,屁眼臭都臭死了。]跪在桌底下的赵雅楠含糊

不清地分辨了一句。

  [屁话!擦过了还要你干嘛?是谁答应过要给我当人肉厕纸的?敢把哥哥的

话当耳边风,你说你是不是欠揍。]赵昊微微有些恼怒,跟妹妹斗嘴从来都不是

他的强项,他习惯用拳脚来解决兄妹矛盾。

  [还不是你威胁我不答应就要割掉我的乳头,我敢不答应吗?]赵雅楠气急,

从没见过像哥哥这幺无耻的。

  [你妹妹这两天身体不好,你这当哥哥的也不知道多体谅体谅她。]一直埋

首于儿子胯下的秦淑华也忍不住抬头埋怨了一句,然而她话锋一转又开始教训起

女儿来:[楠楠,这事错不在你哥哥。在你自己身上,女人怎幺可以违背男人的

命令呢?还不快给你哥哥道歉!]

  [妈,你……你怎幺能这样……]想不到素来通情达理的妈妈也变得蛮不讲

理,赵雅楠眼睛一酸,委屈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好了好了大过年的吵什幺吵,吃饭吃饭。]赵金龙大手一挥,把一场即将

爆发的家庭纠纷掐灭于萌芽之中。一家之主都发话了,其他人也只好偃旗息鼓,

气氛一时有些沈闷。

  窗外响起了阵阵鞭炮声,已经有人开始庆祝新年的到来。

  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四口之家,父亲赵金龙在一家工厂上班,母亲秦淑华是

一名高中教师,儿子赵昊和女儿赵雅楠都在母亲任教的学校里上学。今晚是除夕

夜,赵金龙一家正团聚在自家的二层小楼里,看着电视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吃

着秦淑华精心準备的年夜饭,一家四口其乐融融,一派幸福安康的景象。

  当然,按照习俗,女人是没资格上桌的,就算是年夜饭也不例外。所以秦淑

华母女只能像往常一样,脱光衣服钻到桌子底下,在赵金龙父子大快朵颐的时候

替他们口交,等父子二人酒足饭饱之后再用他们吃剩的残羹冷炙来填饱肚子,另

外还要祈祷赵昊不会玩他平日里最喜欢玩的那个恶作剧——把剩菜剩饭塞入二女

的阴道和肛门,让她们用舌头从彼此的肉洞里互相舔食。毕竟,虽说早已习惯了

男人们的淩辱,但从母亲/女儿的屁眼/骚逼中吸吮食物依旧还是太过羞耻了。

  电视里春晚还在继续。现在上场表演的是一位金髮碧眼,身材高挑的白人女

歌手,她叫萨莎‧拜伦,是风靡全球的英国流行音乐天后,赵昊最喜欢的欧美女

星之一。现年二十岁的萨莎拥有天使般清纯的绝美脸庞,魔鬼般傲人的S型身材

,以及略带沙哑的性感声线,是全世界无数男性的梦中情人。她正在演唱她的成

名曲《Deep In The Cunt》,不过真正吸引赵昊注意力的并不

是她那美妙的歌喉,而是她此刻的装束。

  看得出来,萨沙十分重视今晚的演出,为此很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她高挺的

酥胸用油漆漆成了大红色,乳头上穿着锃亮的乳环,乳环上一左一右分别挂着两

个点着蜡烛的红灯笼,随着乳房的抖动不停地摇晃着。在她光洁平坦的肚皮上,

用刀刻了四个鲜红的大字——鸡年大吉!看起来既喜庆又淫糜。不过设计最巧妙

的还属她的下体,她的阴道和肛门内分别塞了两个涂了金漆的金属鸡蛋,有婴儿

头颅大小。随着歌曲的进行,鸡蛋前端在电机的作用下缓缓张开,像盛开的花瓣

一样把她的肉穴一点点撑大,直至撑成两个骇人的血洞。在她身边还站着两个精

壮的中国男子,跟着音乐的节拍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铁鍊,在她白皙的胴体上抽出

道道血痕。让天籁般的歌声中多出了几许痛楚的呻吟。

  当萨沙唱出歌曲结尾最后一个高音时,她下身的两个肉洞也同时张到了最大

,随着两声轻微的爆响,两幅早已置于鸡蛋内的红色对联一前一后掉出了她的阴

道和肛门,悬挂在两腿之间。上联是[跃马扬鞭芳草地],下联是[金鸡起舞碧

连天]。而萨沙本人也在这一刻达到了高潮,从下体喷出一大股混合着鲜血的淫

水,身上也被抽得通红,在极度痛苦和欢愉的颤音中结束了今晚的表演。

  看到自己的偶像在大庭广众之下高潮到潮吹,赵昊只觉得浑身燥热,老二也

变得坚硬如铁。秦淑华察觉到了口中肉棒的异样,经验老道的她知道儿子就快要

射了,遂用香舌快速挑弄他的马眼,玉手轻揉他的阴囊。在视觉和肉体的双重刺

激下,赵昊的快感终于攀升至顶峰,他再也忍耐不住,精关一鬆,把大股浓稠的

白浆一滴不漏地射入母亲喉咙深处。

  [这洋妞的皮肤就是白,奶子就是大,操起来就是有味道,赶明儿咱爷俩也

去城里找个洋妞玩玩。]赵金龙欣赏完节目,打着酒嗝对赵昊说道。几杯白酒下

肚他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手一抖把半杯酒泼在了赵雅楠头上,他无视了女儿的

抗议,看见儿子射精后咧开嘴嘲笑道:[真没用,这幺快就给你妈缴枪了,多向

你老子学学。]

  赵昊叫起撞天屈来:[爸,这能怪我吗?妈的口交水準多高你又不是不知道

,全校能有几个男的扛得住啊?]由于就在同一所学校,赵昊可是知道自己母亲

在学校里的受欢迎程度。秦淑华虽已年过四十,但由于保养得当,气质高雅,容

貌秀美,一直深受全校师生的喜爱。赵昊不止一次看到自己母亲被全班男生按在

课桌上轮奸,也不止一次看到自己母亲被学校领导吊在操场上蹂躏。几乎每天秦

淑华都要装着百人份的精液回家。长年累月伺候男人的肉棒,秦淑华自然练出了

炉火纯青的精湛口活,全校也没几个女的比得过她。要知道,她可是获过全校口

交比赛一等奖的,就连那些久经沙场阅女无数的男老师,也没几个能在她口中撑

过半小时。

  [小昊已经很不错了,能在妈妈嘴里坚持这幺久才射,比之前进步多了。以

后要多加练习,争取能坚持得更久。] 秦淑华咽下口中的精液,在儿子的肉棒

上温柔地亲了一口,习惯性地夸奖了儿子一番,又转过去在女儿屁股上拍了一记

:[楠楠也要加油喔,拿出你在学校里学到的本事来,让你爸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

  由于遗传了母亲的美貌,赵雅楠在学校里也是班花级别的美女,被同班男生

排队轮奸更是家常便饭。她的口交功力同样不容小觑,但比起母亲来说就生涩太

多了。因此虽然她使劲了浑身解数,舔得舌头都发麻了,也没能让赵金龙这个身

经百战的老流氓缴械投降。最后还是赵金龙喝多了酒膀胱涨得难受,自己主动把

一大泡混合着精液的骚臭尿水射入女儿口中。赵雅楠含着眼泪拼命吞咽着,却仍

有腥黄的尿液从她嘴角源源不断地溢出,淌得满身都是。

  清空了膀胱的赵金龙浑身舒爽,点起一支烟美滋滋地抽了起来。赵雅楠依旧

埋首他的胯下,用口舌帮父亲清理肉棒。又看了一会儿春晚,感觉实在没啥好看

的节目,赵金龙把烟头摁灭在女儿香肩上,站起身对儿子说道:[这破春晚没啥

好看的,走,到场上放炮仗去。]

  在赵家,放鞭炮一直都是除夕之夜的重头戏。用赵金龙的话说,大年三十不

放鞭炮那还能叫过年?所以往年十一点刚过,赵金龙一家就会集体下楼到门外场

地上放鞭炮,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迎接新年的到来。由于今年的春晚实在无聊

透顶,看得人昏昏欲睡,于是赵金龙决定提前下楼,不再为这破节目浪费时间。

  正无聊玩着手机的赵昊自然不会反对,他从母亲嘴里抽出阳具,开始穿衣戴

帽準备出门。[现在外面这幺冷,你们爷俩把围巾戴上,当心感冒着凉。]秦淑

华体贴地为父子二人戴上围巾,把二人包裹得严严实实,丝毫不顾自己和女儿身

上根本一丝不挂。赵雅楠吃力地拎起装满鞭炮的大袋子,跟随家人走下楼梯,来

到了铺满积雪的场地上。

  [嘶~好冷啊。]刚踏出家门,赵昊就感到一阵透彻心扉的寒意。虽然穿着

厚厚的羽绒服,戴着保暖的棉帽,但他依旧冻得瑟瑟发抖,恨不得立马掉转头回

到温暖的家中。北方的冬夜实在太寒冷了。此刻室外温度将近零下二十多度,到

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呼啸的北风扑面吹来,赵昊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冻僵了。

  连穿着厚实的赵昊都被冻成这样,赤着身子不着片缕的秦淑华母女那就更惨

了。秦淑华还好点,毕竟有这幺多年的受虐底子在,忍耐力不是一般的强。虽然

冻得浑身发青直打哆嗦,却仍强撑着没有倒下,抱着胳膊赤脚站在雪地里。相比

之下赵雅楠就逊色多了,本就体弱多病的她已经冻得站都站不住了,整个人蜷缩

成一团蹲在地上,身体抖得跟筛糠一样。

  [爬起来!]赵金龙喝骂道,朝女儿屁股上重重踹了一脚,把她踹倒在雪地

里。喝多了酒浑身发烫的他此时正在兴头上,看不得女儿畏畏缩缩的样子。

  [爸!你怎幺能这样?我都快要冻死了,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爸!?]长久

的委屈终于让赵雅楠爆发了,她爬起身,沖着父亲不顾一切地大吼大叫,嗓音里

带着哭腔,两行热泪沿着脸颊蜿蜒淌下,却在半路就被冻成了冰。

  [你说什幺?有种你再说一遍!你他妈是不是皮痒了?]赵金龙牛眼一瞪就

要发作。一贯逆来顺受的女儿居然敢顶撞自己,简直不可饶恕,长此以往自己一

家之主的威严何在?必须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听话的贱妮子。

  [楠楠你怎幺能这样跟你爸爸说话,还不快给你爸道歉。]秦淑华抬手扇了

女儿一记耳光。跟赵金龙夫妻多年,她如何不知道自家老公喝多了什幺事都做得

出来。连她自己都不止一次被打得重伤住院,当然不希望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

  赵雅楠也乖巧,知道父亲正在气头上,跟他顶牛没有好果子吃。当即跪倒在

地磕头求饶道:[爸我错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求求您原谅我吧。]赵昊也出

来帮妹妹求情:[就是,楠楠也不是有意的,大过年的别伤了和气,爸您就饶了

她这一回吧。]

  老婆儿子都帮着求情,赵金龙也冷静下来,居高临下看着女儿,面无表情地

说道:[看在你哥的面子上,老子今天放你一马。要还敢有下次,老子打断你的

腿。]说着他又踢了女儿一脚,[还愣着干啥,还不快去帮你妈拆包装纸。]

  今年的鞭炮买的着实有点多,赵昊跟父亲在市场里逛了整整一下午,足足买

了两千多块钱的鞭炮回家。拆包装这种事当然不需要两个大老爷们自己动手。不

过在秦淑华母女撅着屁股跪在深可没足的雪地里,用冻得僵硬的双手拆鞭炮包装

时,他们父子二人可也没閑着,赵金龙从装鞭炮的袋子里掏出两根长长的皮鞭,

扔了一条给儿子:[来,咱爷俩帮她们热热身。]

  赵昊对此毫不意外,事实上他们每年都是这样做的。用鞭子帮这两个在冰天

雪地里光着身子的可怜女人活络筋骨,抵御严寒,正是一种亲情的体现。赵昊抡

起皮鞭,在赵雅楠雪白的翘臀上抽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痛得她大声惨叫起来,还

没等她缓过神来,赵金龙又是一鞭子抽在她背上,一旁的秦淑华不留痕迹地把屁

股翘得更高,帮女儿吸引更多的火力。

  此起彼伏的皮鞭和惨叫声中,秦淑华和女儿终于拆完了所有鞭炮的包装,此

时母女二人摇摇欲坠地跪在雪地里,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虽然从正面看过去毫

无异样,但她们的背上和屁股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狰狞鞭痕,若非天气寒冷冻结

了伤口,否则早已成为了血人。

  赵金龙扔掉沾满血的鞭子,从袋子里拿出两枚爆竹,这种爆竹俗称「二踢脚

」,外观是一个十多釐米高的红色纸筒,纸筒内分上下两层安放火药,利用下层

火药爆炸后的反冲力将上层爆竹送上天空,上层火药在升空十多米后淩空爆炸,

发出巨大的声响。这是市面上最常见的一种爆竹,价钱也便宜,一捆六个只要三

十块钱,赵金龙一口气买了十捆,打算今天晚上放个痛快。

  经验丰富的秦淑华不待吩咐,自己主动仰面朝天躺在了雪地上,抬起下体把

阴道和屁眼直直对着天空。赵金龙把两根二踢脚分别插进两个肉洞里,一旁的赵

昊也如法炮製,把爆竹塞进赵雅楠冻得通红的下体。母女二人光着身子肩并肩躺

在冰冷的雪地上,下身高高抬起对着天空,远远看去就似两门等待发射的人型高

射炮。

  除夕夜放鞭炮历来是有讲究的,并不能随随便便乱放一气。按照村里的习俗

,家里有几口人,放头炮时就得放多少响,少一响都不行。这寓意着阖家团圆,

幸福美满。赵家一共有四口人,所以要同时炸响四枚爆竹。赵金龙和儿子人手一

个打火机,分别抵在秦淑华母女肉洞里探出来的导火索上。

  [準备好了吗?我们要点火了。]

  [可以了,开始吧。]秦淑华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在这个饱经风霜的女人

眼里,这点程度只不过是热身而已。以前赵雅楠身体还没发育健全的时候,她一

个肉洞里可是要插两枚爆竹的。四枚爆竹在她下体同时爆炸她都面不改色,现在

有女儿分摊了一半伤害更是毫无压力。

  相比于母亲的淡定从容,赵雅楠可是紧张得不行,她死死咬住嘴唇,全身肌

肉绷得紧紧的,脸色惨白地跟鬼一样。没办法,去年的除夕夜给她留下了太过惨

痛的回忆,那是她第一次参与放鞭炮,结果下面两个大血洞直到过完正月都没法

闭拢,连开学上课都还包着纱布。

  [没事的,放鬆点,忍一忍就过去了。]秦淑华看出女儿的紧张,握住她的

手出言安慰道。这时赵金龙父子迅速点燃了四根导火索,退到了两米开外,火头

沿着导火索嗤嗤地上蹿。赵雅楠别过头闭紧双眼,不敢去看即将到来的惨烈景象。

  「轰」「啪」随着四声不分前后的巨响,母女二人的下体猛然炸开四朵巨大

的血花,四道肉眼难辨的黑影沖上天空,当空炸成漫天碎屑。秦淑华咬着牙满脸

痛楚,而赵雅楠则捂着下体在雪地里打滚,嘴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艸,大过年的嚎什幺嚎,叫得跟杀猪一样,难听死了。]赵金龙走了过来

,重重一脚踩在女儿嘴上,把她的惨叫生生堵在了喉咙里。赵昊也蹲下身,用手

扒开妹妹的阴道和肛门,掏出里面炸完后的爆竹壳,开始查看她的伤势。

  赵雅楠原本漂亮粉嫩的私处此刻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两瓣粉嫩的大阴唇

有一瓣已经不翼而飞了,另一瓣也像一条破破烂烂的布条一样挂在阴道口。阴道

口炸成碗口大小,可以一眼看到最深处的肉葫芦。阴道内壁更是焦黑一片,正源

源不断地渗着鲜血。阴道已是如此凄惨,后庭则更加触目惊心。本来紧闭着的菊

蕾炸开了一个巨大的血口,正不断往外冒着黑烟,小半截焦黑的直肠脱出肛外,

上面布满了细碎的孔洞,大股大股的鲜血从屁眼里冒了出来,染红了她身下洁白

的雪地。

  赵昊轻轻鬆松就把手伸进了妹妹的肛门,抓住了那截还带着妹妹体温的,软

绵绵湿漉漉的肠子,丝毫不在乎手掌被妹妹的血染得通红。他有一个众所周知的

变态癖好,就是喜欢把玩女人的肠子。他在上学时经常把手插进要好女生的屁眼

里,在大庭广众之下抽出她们热乎乎的肠子揉捏把玩,看着她们在极度痛楚和欢

愉中高潮到崩溃。虽然他经常沾得满手都是肠液和鲜血,有时甚至还有粪便,但

他依旧乐此不疲,反正每次那些被抽肠的女人都会乖乖帮他把手舔乾净。至于她

们事后怎幺把肠子塞回去,那就不是赵昊关心的事了。

  时至今日,被他玩弄过肠子的女生早已不下三位数。就连一些女老师也没有

逃过他的毒手。他班上的语文老师就是因为一次考试给了他不及格,被他当着全

班同学的面扯出肠子绕在脖子上勒了个半死,末了还把整盒粉笔塞进了她的直肠

。从那以后他的语文成绩再也没有低于过九十分。

  时间一长,全校都知道高二(3)班有个喜欢玩女人肠子的变态。赵昊在全

校众多虐待狂中也算得上知名人物了,还被列为抖S排行榜第十位,人送绰号」

猎肠者「。随着玩弄肠子的手法日益精湛,甚至开始有外校女生慕名前来找他掏

肠。

  这样一个虐肠狂魔,对于自家妹妹的肠子当然是觊觎已久了,但在小丫头的

百般抗拒下始终无法得逞。现在赵雅楠的肠子被爆竹炸出体外,这样的天赐良机

赵昊又怎幺会放过。那半截可怜的直肠在他手中搓揉成各种形状,被他用手掐,

用指甲划,绕着手指打结……玩得兴起索性把另一只手也插了进来,反正炸开的

屁穴容纳两只手还绰绰有余。至于撕裂伤口引发的哭泣和尖叫,赵昊就当没听到

一样。反正这几个烂洞都是要被玩坏的,伤势轻重又有什幺关係呢。

  [唉,好不容易可以两只手都插进来,可惜手感还是比不过之前那个高三学

姐。]赵昊像弹橡皮筋一样拨弄着妹妹的直肠,心底不由的感歎。那位学姐据说

是高三年级的校花,无论长相还是身材统统无可挑剔,在学校里属于风云人物。

那天她主动找到赵昊的班级,来邀请大名鼎鼎的猎肠者同学一起在元旦晚会上表

演节目。此女是远近闻名的扩张狂人,赵昊亲眼看到有位男老师把一只穿着皮鞋

的大脚整个塞进了她的肛门,而她依然面不改色,笑嘻嘻地趴在地上任由那只大

脚践踏她的后庭。在舞台上,她的屁眼轻轻鬆松吞没了赵昊的双手。赵昊把她的

肠子扯出体外一米多长。那绝对是他玩过的最舒服的肠子,温润肥腻,弹性十足

。赵昊用尽了一切手段来炮製这根极品:脚碾、打结、火烧、针扎、电击、灌铅

、刀割,甚至还在上面插了几十株铅笔。当她最后拖着一条伤痕累累的」长尾巴

「爬向观众席时,全场都沸腾了。

  回想起那位校花学姐当时的淫媚癡态,赵昊的老二就硬的不行。他调整了姿

势,双膝抵住赵雅楠的小腹,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少女柔软的肚皮上。这是赵昊

最喜欢的姿势,不仅可以给女生造成更大的痛苦,还可以最大程度防止女生因被

抽肠的剧痛而挣扎。难得有玩弄妹妹肠子的机会,当然要抽出来尽情享用,区区

小半截怎幺能够玩过瘾呢?他双手握住那根湿滑的直肠,就开始用力往外硬拉。

  但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赵雅楠的直肠本来就被二踢脚炸得残破不堪了,哪

里经得起这样暴力的拉扯。在赵雅楠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一截足有十多釐米长

的肠管被他生生扯断。赵昊看着手中的肠子,顿时有些傻眼。

  虽然赵昊玩坏过的肠子不计其数,但他却很少把人家的肠子直接玩断。因为

具有丰富虐肠经验的他十分清楚,肠子这东西玩残和玩断完全是两码事。只要肠

子没断,无论伤得再重都可以塞回去等它慢慢癒合,顶多就是打针吃药加快康复

速度。但要是彻底断成了两截,那就只有去医院做接肠手术了,那手术费可是不

便宜。他刚上高一那会没什幺经验,曾用剪刀把一个同班女生的肠子」哢嚓「一

声剪成了两段,她家里花了十几万做手术才勉强接了回去。

    虽然事后那女生并没有怪他,也没让他赔医药费,甚至还表示愿意继续被他

虐肠。但赵昊对她始终心存愧疚。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赵昊对她展开了热烈的

追求,如今这个女生已经成了赵昊的专属母狗之一,负责在他上课时充当他的人

肉座椅,下课时充当他的坐骑。

  正因有此前车之鑒,所以后来赵昊虐肠时格外留了一个心眼,不管玩得多狠

都不把别人的肠子弄断。一直以来他都做的很出色,没成想到头来却在自己妹妹

身上栽了跟头,这一刻赵昊真恨不得当场找条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