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丝袜

2021-10-16

第一章梦想

这个世界每天都会诞生很多很多的梦想,同样也有很多个梦想被残酷的现实无情的摧毁,能够坚持去完成梦想的人少之又少,而有些人甚至连追逐梦想的机会都没有,李俊就是其中一个。

「他妈的古代人真他娘的不会享受,也一点儿不懂得欣赏,这幺漂亮的美人儿,这幺白嫩细緻的长腿骚脚丫儿,居然没有丝袜,古代的王侯将相真杯具,坐拥佳丽无数,却不能享受丝袜美腿的诱惑,可惜真可惜,要是能穿越时空就好了,那个只要进贡几个美人就能升官发财的时代,老子要是去了打造几个丝袜美腿送给那些昏君岂不是可以惑乱后宫,淫尽佳丽三千?」

一间不到20平米的单调房间内,李俊一边看着电脑里正在播放的3D肉蒲团一边陷入了无限的YY之中。

李俊今年22岁在一所2流大学里混日子,家境不算富裕,指望着他学有所成,改变自己的命运,可在如今狗屎一般的教育体系下,李俊看似不能让家人如愿了。

只是长得帅,鸡巴大,身体强健,难道要去岛国拍AV?李俊无奈的幻想着小川美那诱人的酮体。

「年轻人,你穿越时空的梦想是我见过最特别也最有创意的,这是一个充满创意的时代,我等了几千年,终于等到了一个有创意的年轻人,你真的太让我兴奋了。」

「谁!!谁!!大白天的老子不信有鬼!!」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李俊一跳。

「不要害怕,我就在你的意识空间。我是来帮助你实现梦想的,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时光,是第22代时光之神,如今修炼已满,即将离开这个宇宙空间前往更高的宇宙阶层,在离开这个宇宙之前,你的梦想震撼了我,我愿意赋予你一定的能力,帮你实现你的梦想。」

「大哥,你玄幻小说看多了吧!」

李俊话刚说完,之见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枚古朴的戒指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事实让李俊惊讶的合不拢嘴边,他终于相信无数小说中的奇遇狗血剧情终于在自己身上出现了。

「这下相信了吗?」那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信!!!绝对相信!」

「这枚戒指是一枚空间戒指,任何东西都可以装入这个戒指中来,包括人类,当然前提是这个人类不做任何抵抗,你才可以将他收入戒指之中。另外我会赋予你时空旅行的能力,为了历史不被篡改,时空不至错乱,你只能来回穿梭于另一个阶层的特定空间。」

「等等,大神我能穿梭的这个空间是古代吗?」

「是的,是一个和地球的古代十分相似的古代空间,但是这个空间还很落后,需要你这样有思想有创意的年轻人去促进时代的进步,你不用担心你的行为会改变时代的历史,同时你可以来回穿越,也就是说当你穿越去那个时代的时候,无论你在那里呆了多久你穿越回来地球还是你离开时的样子,就是说你的空间旅行是最高等级的,毕竟你是地球人,这个时空有你的存在,你突然离开这里,会让时空秩序错乱,所以我赋予了你最高等级的时空穿梭能力,同样你在地球的空间的时候,回到古代那里将会和你离开时一模一样。」

「…………」李俊已经被震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由于你的梦想太奇特了,我还将赋予你三个愿望,不许说你要更多的愿望,现在你可以开始许愿了。」一股威严的声音再次在李俊的脑海中响起。

「额……我希望我有无比强健的体魄,毕竟古代打架都是用武功的,武功不好怎幺行,我希望我有一身无敌的武功。」李俊的第一个愿望很野蛮。

「这个容易,你现在就算对上人类小说里的任何高手也可以战胜了,不过你可不要梦想在现代社会可以一个人战胜拿着现代武器的军队,即便在古代武功再高也敌不过人多,懂吗?」

「懂,我懂的,我没那幺贪心的,我的第二个愿望是,我希望我的学习能力能够像植入了电脑芯片一样,有了学习能力才能够帮助古代进步嘛,大神您看这个……这个……」

李俊对于自己的无耻都有些受不了啦。

「还说你不贪心?不过这个也简单,只是改变精神能力,就可以了。快说你第三个愿望,我马上将要升入更高阶层了。」时光之神催促道。

「好好,我的第三个愿望是希望拥有无可匹敌的性能力,并且永远不会被任何病毒感染。毕竟对美女我是从来不捨得动用武力的,还是用鸡巴征服美女有成就感,让美女在我的胯下发出婉转的娇吟是我最大的梦想。」李俊说完口水都流了出来。

「你的鸡巴都19厘米了还怕征服不了几个女人?不过本尊懒得和你计较,现在你的鸡巴已经20厘米了,并且坚硬如铁,滚烫无比,战斗力只要你愿意可比合欢派的御女神术还厉害。」

「谢谢您,大神!」李俊这句话绝对法子肺腑。

「好了,在这个时空上万万年,终于要离开了,就当做感谢这个时空也罢,留恋这个时空也罢,算是留给这个时空一些东西吧,希望你时光旅行顺利,小家伙我要去更高的阶层了,你保重。」

  ……

  耶! ! !

李俊感受了一下自己获得的能力,体内鼓荡着无穷的内力,一股无穷的充满爆炸力的能量充斥着身体的每个角落,脑海一片清明,彷彿能够立刻写出一个最先进的网络游戏一般,在伸手探入自己裤裆,自己的鸡巴真的比以前还要坚硬了无数倍,看来自己刚才不是做梦。高兴之余不由的大叫出声。

「李俊你在鬼叫什幺呢?陈彬在不在宿舍,你到是开门啊!」

「妈的,骚娘们又发春了,找陈彬打炮来了吧。」李俊打开门,门前站着一个打扮的性感妖娆的女孩,是同宿舍陈彬的女朋友李思,李思是学文秘的,穿着一向性感大胆,大有勾引老闆上床的架势。今天她穿的是一身深蓝色的职业套裙,胸前高耸的双峰几乎要撑破衬衣的釦子,职业套装短期堪堪包裹住李思圆润的翘臀,修长的玉腿上套着透明的黑色超薄丝袜,诱人的黄金比例长腿散发着无比的诱惑,一双黑色露趾高跟凉拖套在李思那双绝美的玉足之上,透过丝袜可以看见李思涂了红色指甲油的秀美脚趾。李俊看的鸡巴都硬了。

「呦!美女穿的这幺性感,肯定把那大公司的老闆迷得团团转吧,只要你把你这小骚脚往老闆的胯下那幺一伸,我看应聘这事儿就十拿九稳了。」

「没空和你废话,陈彬在不在,我要和他分手!」

「陈彬他们都回家了,宿舍就我一个人。怎幺说分就分啊?」

「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这个混蛋一点上进心没有,我还得靠自己找工作,我不甩了他甩谁?回来你和他说一声,叫他别来烦我。」

  李思说完转身就要出去。

「哎!李思别走呀,应聘走了一天了累了吧,坐下我帮你揉揉脚吧,陈彬不能满足​​你我能啊,我幻想你幻想了好久了。」

「哎呦?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李俊什幺时候这幺大的胆子了,不像你呀?」

「人是会变的嘛,你可以把我以前理解为低调,现在还有半年都毕业了,我也忍不住了,你每次来我们宿舍和陈彬做爱,我都幻想着把你压在身下的是我,陈彬那货,10分钟就完事了,你这幺漂亮,他怎幺能满足你呢?今天我让你看看什幺是纯爷们!」得到时光之神的帮助,李俊此刻决定再也不做那个唯唯诺诺让人看不起的草包了,他要让所有人对自己改观,自己不在是那个只是长得帅其他都是草包的废物。

「纯爷们?就凭你?」李思满脸的不屑!

「哼!试试就知道了!」李俊说罢,一把搂住李思狂野的吻上了她的朱唇。

「唔……唔……唔……」李思被李俊突然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这个除了长相其他的无论胆量还是力量的平平无奇的男人怎幺突然变了,那紧紧搂住的自己身躯的双倍充满了力量,紧紧贴住自己胸部的男人的胸膛无比的坚实,这还是李俊吗?李思几乎只是几秒钟时间就被这个充满男人气息的家伙征服了,一对玉臂反搂住李俊的脖子,激烈的回吻起来。

感受着怀中美人的妥协,李俊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一双大手攀上了李思充满弹性的奶子,用力的揉捏起来。

「嗯……」李思舒服的娇吟一声,同事扬起雪白的脖颈,闭眼享受着。

李俊好似得到了信号一般,在李思白嫩的脖子上又舔又吸,手也划过李思的翘臀,探入了李思的裙底。

「啊……李俊……不……不要这幺急嘛……」

「宝贝儿……你这幺骚……我忍不住了……」

「你说好帮人家揉脚的,人家整晚都是你的,你先帮人家揉揉脚嘛!」

  「操完再揉不迟!」

「讨厌,人家走了一天路了,脚上都是汗,又臭又骚好难受,你帮人家揉揉嘛!」

  「真的又臭又骚?」

  「嗯」

「好我喜欢!」李俊说完,将李思横抱起来放到自己的床上,也不多做停留,脱下李思的高跟凉拖,将李思的一双玉足凑近,闻了一闻,真的是好闻急了。

  「你好变态哦!」

李俊只是闻闻还不过瘾,此刻他已经将李思的脚丫儿凑到​​嘴边,又舔又吸。

「啊……嗯……李俊人家的脚美不美?好玩不好玩?」李思骚浪的用一只淫脚隔着李俊的裤子挑逗起李俊的鸡巴。

「美,美极了,从大一的时候我就在幻想着你的这双小脚丫儿了,今天终于嚐到了它的味道。」

「讨厌,你一定没少想着人家的样子手淫吧?」

  「嗯!」

「你幻想人家那幺久,为什幺不和人家说?听着人家和陈彬那混蛋做爱的叫声你就能爽?」

李俊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什幺原因好像从李思的话里听出了些许的幽怨。

他恋恋不捨的放下李思那双已经被自己舔弄的湿嗒嗒的黑丝美脚,双手揽着李思的柳腰,闻着李思身上传来的诱人体香「宝贝儿,你可是咱们学校的十大校花,陈彬那混蛋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平时作威作福的,我只是个穷小子,幻想归幻想但还是不敢动真格的啊。你和陈彬做爱的时候,我那不是爽!是恨!恨趴在你身上的不是我而是那个乾不到10分钟就废了的混蛋!」

「那你今天怎幺敢和我动真格的了?」李思看着压在自己身子上的男人,那个低调了3年的帅气小伙,那个自己不知道为什幺总是希望和他发生点什幺的低调男人,今天终于做了一回纯爷们!

「我说过,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以前的我,我是一个纯爷们,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

「那你能超过10分钟吗?」李思说完这话自己也觉得自己也太奔放了,不由的俏脸一红,还顺便瞥给了李俊一个妩媚迷人的眉眼!

  「干你十个十分钟都没问题!」

李俊说完就把怀中幻想了3年的校花李思扒了个精光,一手用力的揉捏着李思柔软雪白的大奶子,一边吻上了李思红豔的香唇。

李思一双雪白的玉臂紧紧的揽着李俊的脖颈,激烈的回应着李俊,两条舌头就这幺交织在了一起,缠绵在了一起,直至李思被吻的透不过气来。

「李俊快……快摸我……快」李思柔腻的呼唤着。

「宝贝儿,你浑身上下都是这幺的诱人犯罪,我到底先从哪里开始摸呢?」

李俊淫笑着调戏着怀中娇豔欲滴的李思。

「讨厌,不理……啊……啊……不要……不要摸……哪里……啊啊啊啊……」

李思不理你的你字还没说出口,李俊的手已经準确的探入了李思早已湿滑的小穴,手指不断的抠弄着。

「不是你叫我快模你的吗?地方自然是我选了,怎幺摸的你不舒服吗?那要不不摸了?」

「啊……啊……不……不要停……坏蛋……就……就会欺负人家……」

  「那到底舒服不舒服?」

「舒服……嗯……嗯……舒服死了……啊啊啊啊啊……李……李俊……人家下面都……都被你摸的湿透了……」

「宝贝儿,你知不知道你平时总是穿着性感丝袜高跟鞋这是很引人犯罪的,今天我终于闻到了你的丝袜美脚是个什幺味儿,不过现在我更想知道你的小穴是什幺味道。」

李俊说完不等李思反应过来就迅速的把头埋进了李思那双修长雪白的双腿最

深之处,一张饥渴的嘴迫不及待的吸住了李思的小穴。

「啊……李俊……不要……不要吸了……不要舔人……人家那里……啊啊…

…不要啊………那……那里脏……髒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嗯……」

李思一声娇吟,浑身不断的痉挛起来,屁股用力的向上挺着,一股淫水从李思的小穴碰了出来,李思潮吹了。

「混蛋!谁让你舔我那里的!」李思好像很生气,但是刚刚潮吹之后还软绵绵的身体表达出来的感觉却那幺的吸引人。

「别生气呀,味道美极了!」李俊下流的还在李思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你……你就不嫌髒?」

「怎幺会脏呢?喜欢还来不及呢还脏?」

「我今天去应聘,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公司很大福利待遇都很高,月薪差不多能有1万,很多比我优秀的人都想要这份工作,我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你猜我能应聘上吗?」李思说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无奈,充满了哀怨。

「不管发生了什幺,说出来,从现在开始你有一个坚强的后盾,那就是我!

  你的男人! 」李俊几乎已经想到了李思要说什幺,他紧紧的搂着怀中的美人儿,轻抚着她的秀发,听着她接下来的故事。

李思被李俊的一席话说的感动的几乎就要哭出来,她把头想李俊的胸膛靠了一靠,双手紧搂着李俊的腰,继续诉说她的遭遇。

「在我前面应聘的人都只是和经理说了几句话就被打发回去等消息了,到我的时候那个经理带我见了他们老总,他们老总是个胖子,色迷迷的不断盯着我看,还问我一份工资上万的工做我想不想要?我当然说想要,然后他就说了一句那我满足你,之后……之后……那个混蛋……强奸了我……呜呜呜呜……」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李思已经泣不成声。

「然后你就想到当初陈彬那个混蛋说能等你毕业后给你安排工作,结果这垃圾居然不兑现承诺,害的你白跟了他三年,你就来找他提分手,是吗? 」

「嗯,话都说到这里了,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其实当初我也不想跟着陈彬,但是我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我需要毕业后马上有一份赚钱的工作,我其实……

  其实……」

「对不起,李思,我刚才不该用那些不堪的的话那幺说你,对不起!」

「我不怪你,其实我喜欢你,只是我需要一份好工作养活我的弟弟妹妹,所以我跟了陈彬,我也答应了那个混蛋老闆明天去上班,我……唔……唔… …唔…

…」李思话没说完就被李俊吻住了她的香唇。

「李思,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李俊的女人,弟弟妹妹上学的钱我来出,你不用去找什幺狗屁工作,也不用去那个公司上班,有我李俊一天吃的就不会亏待了你,我养着你,要是你不喜欢被人养着的话,你等着,我会有自己的公司,你要做也只能做我一个人的小蜜,这个时间不会很久,你很快会看到的,至于那个混蛋陈彬和那个胖老闆,我会好好的收拾他们。你相信我吗?」

「我信,但是……你……你不嫌我髒吗?」李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这幺信任眼前的男人,都说男人的话不可靠,可是李思觉得李俊绝对说的出做得到。

「傻瓜,我敢打包票,你可是全校男性幻想的绝色美人儿,现在你躺在我的怀里,我别提多自豪了,你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女人了,有男人嫌弃自己女人的吗?

你记住你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如此的……」这次换到李俊话没说完就被李思吻住了双唇。

唇分,看着怀中的李思一脸的感动,一脸的幸福,李俊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鼓起勇气去追求这个让人怜爱,让人疯狂的女孩。

  「李俊,我喜欢你叫我宝贝儿」

  「宝贝儿,我喜欢你叫我老公」

「老公,我要!!!」李思憋红了俏丽,说出了一句令无数男人疯狂的词语。

李俊此刻才发现自己的鸡巴经过了刚才那一段对话的时间之后居然还高高挺

立着,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第三个愿望是真的有些变态! !不过他来不及多做感慨,因为怀中还有自己的女人等着自己满足她,于是李俊挺着自己坚硬如铁的大鸡巴,用力的插入了李思那淫水四溢的小穴。

「嗯……啊……」李思感受到李俊的大鸡巴插入自己的小穴,饱满的舒爽感让自己用力向后仰着雪白的脖子,娇吟出了两个诱人的音符。

「宝贝儿,你下面好紧,夹的老公好舒服。」李俊一手揉捏着李思的奶子,一手捏着李思的屁股。

「老公……你好……好大好粗啊……你轻一点……人家怕受不了……」

「我有说我要动吗?」李俊忍不住调戏起李思来。

「那……那你……哎呀你坏死了……」李思看见李俊坏坏的对自己笑,就知道这个家伙又在调戏自己,一对粉拳早已招呼上自己男人的胸膛。

「宝贝让我闻闻你的臭脚。」李俊说完就搬起李思那白嫩修长的玉腿,从小腿一直亲吻到李思的脚踝,接着是脚跟、脚掌、脚趾,不得不说李思的​​脚真的很完美,白嫩白嫩的,柔弱无骨,小巧的脚趾头性感极了,李俊简直爱不释手。

「嗯……老公……别玩人家的脚了……人家下面被你顶的……好涨好痒……

你快给人家嘛……」李思被李俊调戏的浑身发软,雪白的翘臀扭捏着,嘴里发出了撩人心魄的音符。

李俊再也受不了李思的引诱,粗大的鸡巴卖力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嗯……嗯……啊呀……啊啊啊……哦……哦……轻……轻一点……太大了………啊啊啊……受不了……哎呀……好老公……轻一点……干死妹妹了……啊啊啊啊啊……」

「嗯……宝贝你叫我快点的……你的……嗯……美穴……好紧……」

此刻李俊和李思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李俊贪婪的吸允着李思雪白的脖颈,一手揽着李思的小蛮腰,一手揉捏着李思坚挺饱满的大奶子。

「啊啊啊……不要……不要停……弄的人家……啊啊啊……好舒服……好美……要……要去了……老公……啊啊……你要……干死……啊啊啊啊……干死人家了……啊啊啊啊啊啊!!」李思下身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小穴开始剧烈的收缩,陷入了高潮的快感之中,嘴里呻吟之声也越来越大。

「宝贝说了要干你十个十分钟的,这才多一会你就不行了?」

「啊……不要啊……老公……让……让人家休息一下……啊啊啊啊……慢…

…慢点啊……哦……好好爽……哦哦……好老公……好会干穴……干的人家好美……啊啊……嗯……」

「啊……宝贝……你的穴好棒……我要射了……」李俊就这幺不间断的和李思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活塞运动,他看李思确实快坚持不住了才打算缴枪投降。

「啊啊啊……老公……人家……人家又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别……别射在人家……里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丢了……啊啊啊啊……」随着李思娇媚入骨的骚浪娇吟声越来越大,李俊再也坚持不住,紧紧的抱着李思柔软的身子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李思的蜜穴深处,李思的一双玉腿紧紧的磐住李俊的腰,脖子向后用力的挺着,嘴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一声叫喊。

「呼……」十几秒之后李思才缓过劲来。

「舒服吗?」李俊翻过身搂住李思那诱人的身躯。

「你这幺厉害,都要把人家干死了,能不舒服吗?一点都知道怜香惜玉。坏死了!」李思柔腻的在李俊怀里撒娇。

李俊一般揉捏着李思的翘臀一边坏笑却没有答话。

「嗯……坏蛋,谁叫你射在人家里面的,人家要是有宝宝了怎幺办?」

  「有了就生下来,我养!」

  「人家才不要呢!」

  「怎幺你不愿意?」

「你相信女人的直觉吗?」李思答非所问。

  「怎幺说?」

「我知道你以后必然不会只有我一个女人,我不奢望做你的妻子,我只希望你心中有我就可以了,生孩子?我当然愿意,但是我怕,怕我没有那个资格!」

李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说出这些话,也许真的是一种直觉吧。

「傻瓜什幺资格不资格的,我又不是什幺大人物,我只是一个运气好到爆的人而已。」李俊今天不但得到了时空旅行的能力,还实现了三个愿望,还和自己幻想了三年多的女神做了爱,他不知道这是为什幺,他甚至感到了一丝虚幻,感觉自己在做梦,可是怀中女人那诱人的体香告诉他,这是真的,他就是这幺好的运气,同时他也知道运气只是一时的,以后他还要做很多事,要去那个古代时空做很多未知的事,要凭藉诱人的丝袜去探一探后宫的佳丽,还要在现在这个时空做出一番事业,创出一番名堂。

本来他是没有这个想法的,他原本只是想去古代淫儘后宫佳丽而已,但是现在他有了李思,有了这个为了弟弟妹妹不惜被两个混蛋糟蹋不惜被外人说做是淫蕩却让自己万分怜惜的女孩,他决定要在这个时空创出一个名堂,同时他又想到了家人对自己的期望,他更加下定决心不再做那个别人眼里的草包,他不要别人看不起他的时候连累到自己的家人,他不在要看到自己身边人对自己失望的眼神,他不在乎自己是做好人还是坏人,他只要自己身边的人不被人欺负。

「老公,想什幺呢?」李思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眼神中深邃的目光,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在想怎幺留你过夜。」李俊在李思的饱满的奶子上揉了一把并没有把自己刚才的想法如实说出来,他不想她担心,只想她享受自己努力拼搏来的一切!

「讨厌,人家被你弄的都身子没有一丝力气,还怎幺走。」

  「想走我也不让你走。」

「李俊,我爱你。」李思仰着俏丽,认真的对李俊出憋在自己心里已久的话。

「我……」李俊话没说出口就被李思的香唇吻住。

「不要说出来,我怕,拍我不配拥有。」李思想着自己的遭遇不由的眼角犯泪,但就是没有哭出来,多幺坚强的女孩。

「李思,我爱你,我会保护你一辈子,即便如你的第六感,我有再多的女人,我心里也永远有你,你是我未来要娶的女人,我的妻子爱人,你永远拥有!」

「老公,你真好。」李思说着又在李俊的怀里凑了一凑,抱的紧了一紧,生怕失去怀里的男人。

看着怀中沈沈睡去的绝色佳人,李俊摸了摸那已经和自己手指融合在一起的时空戒指,想着古代时空,构思着如何利用时空旅行的能力让自己叱咤古今两大时空。

(待续)

第二章空降寡妇村

看着李思在自己怀中熟睡,想着自己对于运用远古时空和现代时空的构思,李俊对于自己梦寐以求的穿越时空的梦想再也不能抑制,他默念时光之神教给自己穿越时空的方法,眼前白光一闪李俊穿越了。

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李俊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只有武侠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村落

门口,穿越的一瞬间远古时空的信息不断的涌入自己的脑海,这是一个和古代地球几乎一模一样的空间,大多数国家还没有出现,很多地方还没被人类探索到,他所在的大陆是古华夏帝国,一个封建统治的国家,古华夏帝国的周边国家分别是古棒子国和古日本,古华夏在现在这个阶段等同于天朝上国,但是现阶段的帝王周楚银昏庸无道,贪恋美色,弄的黎明百姓怨声载道。

文物百官阿谀奉承,忠臣良将苦不堪言。

「看来这个古华夏还真是有很多问题啊,不过这个昏君才刚刚即位,古华夏帝国根基稳固不是那幺好动摇的,想要谋反想要入侵都不是那幺容易,我在这个时空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打造自己的势力,去做很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我倒要看看我是处在古华夏帝国的那个地界,古代的美女我李俊来啦!」

李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向着面前的村落走去,因为已经入夜,村里的小路上没有一个人,李俊向着村里最大的那间屋舍走去。

这是一个并不是很大的村落,村落里人气好像并不是很高,李俊一路走过来发现这个时间并没有几乎人家的烟筒冒出炊烟,看来没有几乎人家在做饭「难道古代人的饭点和现代人有很大的差距?」李俊感到很奇怪。

不一会儿李俊就走到了那间相对较大的屋舍门前,轻轻的敲了几下古朴的木质大门「有人吗?我是路过此地的,天太晚了想藉宿一宿,还望朋友行个方便。」

等了一会见屋里没有反应李俊有些着急敲门的声音略显大了一些「有人吗?

小弟路过此地,人生地不熟的,天色又黑了,想请朋友行个方便,小弟借宿一晚就走。 」

不一会那扇古朴的木门终于慢慢的打开,一个年约28的美女出现在李俊的眼前,此女略施粉黛,星眸皓齿,柳月弯眉,琼鼻朱唇,一身粗布罗衣穿在身上也无法掩盖此女的倾国倾城之色,胸前一对饱满的双峰几乎要撑破那略显劣质的衣衫。

「奴家家中没有男人,小哥在此借宿怕是不太方便,还请另寻去处吧!」古代美女说话的声音很是悦耳。

  没有男人?那今晚岂不是,李俊一边邪恶的想着一边却说道「姐姐,其他家我也问了,都和姐姐的说辞一样,小弟并不是歹人,只是藉宿一晚便走,天这幺黑了走夜路实在不安全,一看姐姐就是善良之人,希望姐姐行个方便吧,家中没有男人想必一些体力活也没人能干,小弟愿意帮姐姐做一些粗重的体力活,就当是藉宿一晚的酬劳。」

古代美女秀眉微皱略微思索了一下好像是做了决定,于是对李俊说道「那倒也是,这村子里确实没有一户家里还有男人,相邻的村落城镇天黑你也不好走,那好吧,寒舍还有一间空屋你不妨委屈一夜。」

「不委屈,不委屈,江湖救急,多谢姐姐收留,不知姐姐芳名?」

「柳如烟!」美女说完转身轻移莲步向屋内走去。

李俊顺手关了门随着柳如烟进入了屋内「姐姐这个时候了我看村里没有几户

人家在做饭,难道这里民风和其他地方不同,这个时辰都不吃饭的吗? 」

「哎……」柳如烟一声长叹显尽了无限的惆怅「哪里是什幺民风不同,大家不是不想做饭,而是根本没饭可做啊!」柳如烟说着眼眶都有些泛红,显得楚楚可怜,看的李俊心里一酸。

「如果姐姐不嫌弃的话,弟弟这里倒是有些吃食,姐姐家里可有热水?」

「热水倒是有,但是奴家怎幺好意思要你的粮食,你赶路还要用的。」

「姐姐哪里的话,萍水相逢姐姐可以让弟弟借宿一晚,弟弟又怎幺能看着姐姐挨饿呢?姐姐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弟弟也就不那麽生份了,这吃食也就吃的心安理得一些了,姐姐以为可好?」

柳如烟看着李俊的眼睛,朱唇轻咬,彷彿做了什幺重大决定一般「也只能这样了。」

「姐姐家里热水在哪里小弟去取,我的吃食有些特别,只需有热水就可以了。」

李俊说着不知从什幺地方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两袋东西不是方便麵又是什幺?

「你这吃食好奇怪,奴家怎幺从未见过?」

「小弟乃是从一处很远的地方而来,家乡的东西和咱们这里有所区别,不过效果都是一样的,姐姐无须担心,正好小弟也还没有吃饭,和姐姐一起吃,姐姐不必担心。」李俊看出了柳如烟的担心很快做出了合理的解释。

不一会柳如烟已经按照李俊的说法将两包泡麵泡好,看着眼前这神奇的食物,柳如烟还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短短的5分钟时间碗里原本硬邦邦的东西居然冒着一股香味,柳如烟儘管已经很饿了,却还是不敢吃。

「哇!好了可以吃了,姐姐小弟我赶了一天路了我先吃了。」李俊说完便大口的吃了起来,补充着白天和李思疯狂做爱消耗的体力。

柳如烟看着李俊狼吞虎咽的样子终于接受了眼前的东西确实可以吃的现实,玉手拿起碗筷朱唇轻启浅嚐了一口,就是这一口柳如烟发现这神奇的食物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麵条,加上自己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也不顾形像开始大口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吃的连汤都不剩了。

「姐姐好像饿了很多天,这一碗怕是不够,小弟再去给姐姐做一碗。」也不等柳如烟答话李俊就给柳如烟又泡了一碗麵。

吃了李俊为自己泡的面柳如烟算是真的吃饱了「弟弟,你知道吗?这是姐姐这一个月来吃的最饱的一次,谢谢你。」

柳如烟终于叫自己弟弟了李俊随桿而上「姐姐别和我客气,我初来贵地还请姐姐给我介绍一下,这是什幺地界,村里又怎幺会没有一个男人,又怎幺会没有粮食可以做饭呢?」李俊连珠炮似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柳如烟吃饱了之后脸色红润了许多,一双迷人的含春杏眼也有了灵气,看着李俊说道「此地是华夏帝国西北西夏州统辖下的丽县,这个村子是远近闻名的村落,因为这村里的姑娘个个都长得很漂亮,村子附近的男人都以能娶到我们村的姑娘而自豪,但是在一年前皇上下令徵兵去讨伐边疆的一个小国,村里的所有男人无一倖免的都被徵去做了排头兵,排头兵在战场上是死亡率最高的,半年前传来消息村里的男人全部战死了,村里没有男人,田地没人耕种,怎幺会有粮食。」

  说道这里柳如烟已经泣不成声。

李俊把那破旧的座椅轻轻的挪动到柳如烟的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些柳如烟的香肩,安慰道「姐姐别难过,姐姐还有我,我愿意帮你。」

李俊原本只是真的想安慰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却不料柳如烟突然投入了自己的怀里,放声的大哭起来「呜呜呜呜……你是和那些外来男人一样,来占我们村里姑娘便宜的吧,不过今天我吃了你的东西,把身子给你又如何,在这个昏君当道的朝代,只要能够吃饱饭,我什幺都愿意​​。」

李俊被柳如烟说的有些糊涂「姐姐,你说什幺呢?什幺外来男人,什幺佔便宜啊,我给你吃食是真心的,不要你付出什幺东西的呀。」

柳如烟听李俊这幺说惊讶的扬起俏脸,绝美的容颜上满是惊讶「你……你不是知道我们村没有男人​​,不是知道我们村的姑娘漂亮家里又没有男人故意来欺负我们这些寡妇的?」

李俊听完故作生气状「姐姐怎幺能这幺说呢?我只是来借宿一晚,没想到你却这幺看我,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在做打扰,告辞了。」说完李俊便起身假装要走。

不料柳如烟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李俊的身体,那对丰满的奶子紧紧的贴在李俊的后背「对不起,姐姐不是故意的,只是这几个月村里的粮食都吃完了,外面的一些人知道我们村的情况,又窥视我们村的姑娘漂亮,一个个都来我们村欺负我们村的姑娘,姐姐不知道你是个好人。」

李俊回身轻轻的揽着柳如烟的柳腰「村里的姑娘为什幺不改嫁?」

柳如烟不知道为什幺,她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个男人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她几乎无条件的对这个男人充满了信任感,因为这个男人此刻揽着自己的娇躯,给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就这幺任由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搂着自己的娇躯「村里的姑娘都长得很美,改嫁做正室是不可能了,但是做个妾侍不成问题,可是村里的男人都战死在了外面,人们说村里的姑娘都是扫把星,没一个敢​​再娶我们村的姑娘。」

李俊揽着柳如烟来到椅子边坐下,很自然的拉着柳如烟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双臂揽着她的腰,看着怀里杏眼含春的美艳娇娘说道「什幺狗屁扫把星,封建迷信,有这幺倾国倾城的美丽女子做妻子居然还不愿意,他们的脑子都有病!姐姐如果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男人,一生一世照顾你,保护你,姐姐愿意吗?」

柳如烟仰着俏脸,一双白玉般的玉手十指雪白如葱轻轻的抚摸着李俊的脸颊「你不怕吗?」

  「怕!我怕姐姐不愿意!」

「你不嫌弃我是别人穿过的破鞋吗?」

「姐姐你怎幺这幺说自己,你这样说我会心疼的,这个世界应该是男女平等的,你要因为自己不是完璧之身就这幺说的话,那天底下的男人又有几个不是破的?姐姐你都不嫌弃我,我又怎幺可能嫌弃你呢……」

李俊还​​想在说可是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怀中柳如烟的香唇已经吻上了自己的唇。

  「唔……唔……唔……」

  「弟弟你好会亲嘴儿」

  「姐姐也不赖。」

  「讨厌,还不抱姐姐上床。」

李俊一边感慨艳福不浅一边把柳如烟横抱起来,来到了柳如烟的卧榻之上,轻解罗衣露出了柳如烟那完美的娇躯,柳如烟的肌肤白嫩如脂,彷彿吹弹可破,一对饱满坚挺的奶子骄傲的挺立着,奶子的顶端一对粉红色的乳头很是可爱,乳晕很小。

「姐姐你好美啊」李俊由衷的说道。

「知道为什幺外面的男人都喜欢找我们村的姑娘吗?因为我们村的姑娘无一例外都很漂亮,而且个个对于床上的事都有很强烈的慾望,往往让男人在床上欲罢不能。」柳如烟说着一双修长的玉腿已经隔着李俊的裤裆开始挑弄李俊的鸡巴,柳如烟腿部的曲线简直比现代的顶级模特还要完美,修长、洁白无瑕,一对脚丫儿小巧玲珑,脚踝圆润,脚弓的曲线极其诱人,脚掌很薄,脚趾头很嫩白如玉臂。

李俊被柳如烟挑弄的慾火高涨,翻身抱着柳如烟吻上了她娇豔欲滴的红唇,一只手揉捏着她丰满的翘臀,一只手用力的挑弄这柳如烟那坚挺雪白的大奶子。

「嗯……」柳如烟被李俊吻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终于等到李俊的嘴和自己的香唇分开便迫不及待的发出了一声动人心魄的娇喘。

李俊的嘴一直没有闲着,从柳如烟白嫩的脖颈到柔软丰满的双峰,再到平坦的小腹,修长洁白的玉腿,散发着迷人馨香的脚丫,最后终于是那已经淫水四溢的粉嫩桃园。李俊探头进去彷彿深深的埋在里面再也不肯出来一般,柳如烟的小穴很粉嫩,也很敏感,李俊只是轻舔几下就感觉到柳如烟身子无法抑制的在颤抖。

「啊……啊……啊……好弟弟……好会舔穴……舔的奴家……啊啊啊……好舒服……啊………对……就……就是那里……嗯… …嗯……哎呀……好美……舔的姐姐……好美……啊啊啊啊……」

柳如烟白皙修长的玉腿盘在李俊的脖子上,两个性感迷人的脚丫儿向里弯曲成一个诱人的弧度,一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一手漫无目的的挥舞着,不一会儿柳如烟就被李俊舔弄的下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屁股用力的向上挺着,淫水四溢而出。

李俊听着柳如烟娇喘连连,俏丽的脸蛋红艳欲滴,媚态横生的娇媚样儿,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再也受不了了,对着柳如烟的浪穴用力的插了进去,快速大力的抽弄起来。

「啊呀……不要啊……弟弟……你……啊啊啊啊……你的那活儿太大了……

奴家的……啊啊啊啊……奴家的小穴受不了…………啊啊……慢点……慢点啊…

  ……」

这个一年没有被男人碰过的绝色美人,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性爱的巅峰,双手不断的挥舞着,嘴里浪语连连。

「嗯嗯嗯……好棒……弟弟好棒……干的奴家的穴好美……啊啊啊……美…

…美死奴家了……啊啊啊啊……」

柳如烟马上就要高潮了,可是这时候李俊的鸡巴突然不再抽弄,他俯下身来和怀中的美人儿来了一个长长的拥吻。

「弟弟,姐姐的穴儿不美麽?」柳如烟幽幽的问道。

「姐姐的穴美极了,又紧又湿,夹得弟弟好舒服。」

「那你怎幺不动了?姐姐想要,要你的大肉棒。」柳如烟双腿紧紧的盘在李俊的腰上,下身不安分的扭动着,此刻就犹如一个蕩妇一般,不停的索要着,也难怪,一个性慾极强的美女一年没有男人来爱,终于有一个承诺爱护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又怎幺能不为之疯狂呢?

「我不要你叫我弟弟,我要姐姐叫我老公!姐姐不叫我就不动!」李俊无耻的说道。

  「讨厌,老公是什幺?」

  「就是相公的意思。」

  「老公,我要!」

  「要什幺?」

「哎呀,老公你讨厌,你欺负人家!」

「姐姐不说我怎幺知道姐姐要什幺?」李俊无耻的调戏着怀中的绝代佳人。

「老公,奴家要你的大肉棒,狠狠的干姐姐的小骚穴,满意了吗?」

李俊听完,淫笑着乾了起来,只是比刚才更加卖力。

「啊啊啊……慢点……啊啊啊……干死人家了…………啊啊啊啊好美……老公好厉害……嗯……嗯…………啊啊啊啊啊啊」柳如烟媚人心魄的呻吟声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

在柳如烟被李俊干的洩了5次身之后,李俊终于也坚持不住了「嗯……姐姐的穴好美,我要坚持不住了,要射了……」

「啊啊……奴家……也……也要不行了……又……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老公好厉害……干的奴家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柳如烟白嫩的脖子用力的向后挺着,彷彿用全身力气发出了一声无比畅快的娇吟,李俊感受着柳如烟下身剧烈的颤抖把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柳如烟小穴的深处。

柳如烟紧紧的搂着李俊生怕他离自己而去。

  「舒服吗?」李俊问。

  「嗯」柳如烟的身体还在颤抖。

  「很怕我离开你是吗?」

「嗯」柳如烟几乎下意识的又紧了紧搂着李俊的手,身子往李俊的怀里紧紧的靠着。

「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永远不离开你的,你​​是我的娘子呀,我怎幺会抛弃你?」

  李俊真诚的说道。

柳如烟没有说话,有的只是感动的泪水。

  「姐姐」

  「怎幺还叫人家姐姐?」

  「老婆」

  「老婆就是娘子的意思吗?」

  「嗯」

「你真的不走了,会爱护我一辈子?」

  「嗯」

此刻柳如烟的朱唇又一次吻上了李俊的唇。

「姐姐,你说村里的姑娘都很漂亮,床上都很风骚,为了生活下去什幺都愿意​​,那有没有去青楼的?」

「你这个坏人,刚佔了姐姐的便宜,又想着其他姑娘是不是?」柳如烟白了李俊千娇百媚的一眼。

「姐姐误会了,我只是好奇而已。」

「哎,其实有姑娘为了一口饭,去青楼试过,可是镇上的青楼根本不要我们村的姑娘,他们那的人怕我们抢了她们的生意,最主要的还是怕我们给他们的青楼带来灾祸。我们村的姑娘就好像被困在了这个村里出不去一般,只是偶尔有几个还算有良心的外村人来村里佔了姑娘们的便宜留下一些吃食而已,所以你刚来的时候,奴家以为你也是那些外来男人呢,我家里余粮比较多不过也堪堪坚持到你来之前的前两天而已,你要是在晚来一天怕是,我……我为了生活也要被那些外来男人欺负了。」想到这里柳如烟神色一暗。

「姐姐不必担心,从此之后你有男人养,有男人爱,这个男人就是我李俊。」

「我相信你,老公,老公……我还要……」

  这一夜李俊注定无眠。

李俊和柳如烟缠绵了一夜,本想回到现代世界拿几双李思穿过的丝袜过来给柳如烟穿上,好好的和这个古代绝色美人儿玩玩丝袜美脚的游戏,可是此刻他牵着柳如烟的手,漫步在这个没有一个男人的村落里,看见一些猥琐的汉子带着淫邪的笑离开村子,村里简陋的房屋里不断传来女人不甘的啼哭声,他心软了,他决定先给这些女人找个去处,至少要有饭吃,有美丽的衣服穿……

李俊知道自己在远古时空的未来肯定不会仅仅只是泡几个古代美人就完事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完成,柳如烟他想要一直带在自己身边的,但是这一村子可怜的姑娘总不能就这样让她们一直困守在这个彷彿被下了诅咒的村子吧。

「如烟,以你对村里姑娘的了解,她们想要离开这个村子吗?想要过上有饭吃有衣穿的日子吗?」李俊盯着柳如烟如画般的俏脸认真的问到。

「这还用问,当然愿意了。」柳如烟斩钉截铁的回答了李俊这个看似很白癡的问题。

「即便是去青楼出卖自己的身子也愿意吗?」

「哎……你看看这些走出我们村子的外来男人,在听听这些姑娘无奈,绝望的哭声,青楼姑娘?这对她们来说都是一种奢望了,我只是幸运遇见了你,不然也许昨晚我就要加入她们的行列了!」柳如烟说着,神情显得那幺的落寞。

李俊将柳如烟紧紧的搂在怀里,轻抚着她的秀发,嗅着她身上传来的幽幽体香慢慢的说道「放心吧,我会帮你给她们找个能够维持生活的落脚处,只是她们从此以后也许真的只能做风尘女子了,我来到这里是有目的有梦想的,我不稀罕什幺皇帝宝座,但是我李俊也不希望平淡一生,这个世界还等着我去改变呢,也许这些姑娘会对我的未来,添砖加瓦,但是我这幺做是不是有些自私?」

柳如烟的一双玉手轻轻的抚摸着李俊的脸颊「我才不管你要做什幺,皇帝也好乞丐也罢,你答应了如烟要照顾如烟一辈子,爱护如烟一辈子,你要说话算话,其他的你做什幺我都不管,也不会怪你,只要你不要抛弃如烟不要如烟什幺都听你的。​​」

李俊完全没有想到柳如烟对自己的依赖这幺深,难道这真的要感谢自己胯下的好兄弟…………不过李俊YY归YY对于柳如烟对自己的那番表白他还是很感动的,他暗下决定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爱护这个女人。

下了决定李俊还需要了解一下丽县的情况「亲爱的,你知道丽县有几个青楼吗?」

柳如烟被李俊问的一呆一时间不知道怎幺回答,恍惚了一阵子才轻启朱唇说道「什幺亲爱的你,你问谁呀?」

李俊被柳如烟的样子逗得一乐鹹猪手在柳如烟的翘臀上捏了一把说道「亲爱

的当然是说你了,这是老公和老婆之间也是亲密的男女之间的一种暱称,你是我的好老婆也是我最亲爱的。 」

柳如烟被李俊说的心里甜甜的就和吃了蜜糖一般不过她还是一边说李俊油嘴

滑舌,一边受用的把头靠在李俊的胸膛说了一句让李俊差点吐血的话「老公,奴家昨晚​​都被你弄的要死了,你怎幺还不嫌够呢?这大白天的就问人家青楼的事,还问人家有几家,逛窑子很贵的,要不我们回家去……人家那里还有些疼……你一定要大白天的就做那事吗?哎呀……羞臊死奴家了……」

李俊被柳如烟这幺一说,对于这个女人对自己人品的亵渎很是愤怒,于是他狠狠的在柳如烟饱满的大奶子上用力的捏了一把,之后一个公主抱抱起这个思想不纯洁的古代美人儿,边往房里跑边说「你老公是那种人吗?你老公是去青楼抢地盘的,还不是为了你的这些同村姐妹着想,你居然这幺说你老公,回房家法伺候!」

  一个时辰以后……

「老公你好坏,你把奴家弄的都没有一丝力气了,你这是怕奴家妨碍你逛窑子吗?奴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是奴家的男人,你就是奴家的天,奴家以后全听你的,你下次对人家温柔一点好不好,那幺大力,弄坏了怎幺办……」

「你……我叫你调皮……」李俊拿柳如烟这幺一个绝色美人还真没什幺办法,只好又在她身上调戏一番,直到柳如烟突然送上自己的香唇,紧紧的和李俊吻在了一起「真的要去抢地盘吗?我很担心你。」

李俊看着柳如烟对自己出于真情流露的关怀之色,温柔的抚摸着她的俏脸「放心吧,这个世界还没人能阻止我的,正好也试试我的武功是不是真的天下第一。」

柳如烟看着自己的男人认真的样子,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那,我和你一起去。」

  「你现在能去吗?」

「……讨厌,你晚点去嘛,让奴家和你一起去好不好?」柳如烟那白嫩的大奶子不停的往李俊的身上磨蹭,撒娇的声音甜腻腻的妩媚极了。

「不行,老婆你太美了,太惹人注目了这种事情你不能去!」李俊断然拒绝了柳如烟要陪自己逛窑子的无理要求,带老婆逛窑子李俊还不想玩这幺刺激的。

「人家担心你嘛,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弄的人家……」柳如烟说道这里实在是说不出口了。

「故意弄的你什幺呀?快说丽县有几个青楼。」李俊淫笑着抓着柳如烟的大奶子调戏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绝色美人。

「坏死了,丽县只有一个青楼叫满花楼,在丽县也算一座很豪华的楼宇了,你一去便知,路上小心点,人家很担心你。」柳如烟知道李俊为了自己村里的姐妹是非要去这一趟了,她知道自己拦不住他,所以这次她说的很认真眼神和语气都很温柔,没有了之前嬉闹时的调皮,也没有了被李俊「家法伺候」时的妩媚骚浪。

李俊轻轻的在柳如烟的额头吻了一吻「嗯!你男人不止床上战斗力强悍,打架动脑子照样是一把好手,放心等我回来。」

「油嘴滑舌的坏蛋,老公。」柳如烟轻轻的呢喃了一声,看着这个刚认识不久,就迅速的佔领了自己芳心的男子,那高大坚实的背影充满自信的走出屋子,这就是自己以后唯一的男人,这一刻柳如烟的信念前所未有的坚定。

丽县,满花楼,就从你们开始吧,我叱咤远古时空的第一桶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