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馆之李筱青(1-2)

2021-10-19

   第一章

  「喂……」清脆的电话铃响起,李筱青从发呆的状态回过神,拿起手机懒懒
的回了一句。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看着嘟嘟挂断的手机,李筱青惊讶的微微张开小嘴,一向智珠在握的赵浩怎
麽变得这麽心急火燎的了。

  「怎麽了我的赵总经理,什麽事让你这麽着急上火的?」一进办公室就看
到赵浩烦躁的敲着桌子。

  「江浦县的项目被陈增军卡了快一个月了,项目部的人说到现在江浦那也没
给个準信儿。」

  「不是前两天刚去见过陈增军吗?他收了好处不办事?」李筱青走到赵浩后
面,轻轻的给他按摩太阳穴。

  「我疏忽了,那天不是带着张嘉去的?张嘉又是露胸又是露大腿,嫩的跟个
水葱似的,掐一把都能出水,那老色鬼看都没看一眼,我就琢磨这样子这老鬼都
没兴趣,我还以爲他好财不好色,把钱留下就走了。」

  「噗嗤,」李筱青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世上还有哪个男人不好色的,好的
不是那一口罢了。」

  「就是啊,」赵浩一拍大腿,转过身懊恼的说,「早知道就带你去了,哪还
有这麽多麻烦事。」

  「怎麽,这位陈副县长好我这口?」李筱青站直身子,抱着肩膀看着赵浩。

  「我找人打听过了,这个陈增军贪财,更好色,不过好色好得挺有讲究,不
喜欢小姑娘,专挑人妻少妇下手,说玩有丈夫的女人才是玩女人。」赵浩上下打
量着李筱青,一身裁剪得体的宝蓝色职业套装紧紧裹着她丰腴的身子,斜侧着身
子,那浑圆饱满的臀部从纤细的腰肢往下以令人吃惊的弧度向后翘起,把套裙撑
的鼓胀胀的,让人担心裙子会不会忽然裂开,看着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味道的李
筱青,赵浩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真不是张嘉那几个小丫头能比得了的。「公
关部这几个人,有丈夫的少妇也就你了,李筱青女士,今天晚上可就靠你了。」

  「呸,男人就每一个好东西。」李筱青啐了一口,扭头就往外走。

  「下班之后来找我,找你们一起去。」赵浩沖着李筱青背影喊道。

  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李筱青摇曳着细细的腰肢,风姿绰约的出去了。

  在自己办公室的套间�,李筱青赤裸着身体,只穿了一双筒袜站在大衣柜前,
挑选晚上要穿的衣服,那身宝蓝色的套装和明显是一套的白色蕾丝内衣裤被随手
丢在地上。

  「穿什麽呢?要性感,还不能太露。」摸着下巴,随手翻过一件件衣服,
「幸亏把衣服都放在办公室了,不然哪有时间回去换衣服。」李筱青接受赵浩的
邀请做了公关部副部长之后就要了这间办公室,自己后来买的那些性感衣服、内
衣、丝袜什麽的都放在这,毕竟这些东西拿回家肯定会引起丈夫的疑心。这个套
间也就成了李筱青自己私密的地方了,当然,赵浩来过,两个人在后面那张床上
也不知道翻云覆雨多少次了。

  来来回回的试了半天,在赵浩催促的电话都打了五六通之后,李筱青终于挑
出了一套自己满意的衣服,掂起包直接去了停车场,赵浩已经直接去下面等她了。

  「我操,陈增军那条老狗在不上鈎,我就是你生的!」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
李筱青,赵浩眼睛一下子就直了,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噗嗤!」李筱青一下子就乐了,「去去去,说什麽呢,我可没你那麽大的
儿子。」

  「啧啧啧,这身打扮真够骚的,什麽时候买的,怎麽没见你穿过。」赵浩绕
着李筱青转了好几圈,上下打量着,口中发出赞歎。

  李筱青穿了身米白色的玫瑰绣花包臀紧身露背真丝短旗袍,长发挽到背后盘
起发髻,露出修长细腻的脖颈,衣服胸口的地方裁出一个心形的缺口,深深的乳
沟一览无余,让人恨不得直接伸手进去捉住那对饱满把玩,胸前的两点凸起明白
的告诉别人自己是真空的,缺少束缚的双乳颤颤巍巍的来回晃动,背面是倒三角
型的露背设计,开叉一直到腰上,红色丁字裤细细的带子若隐若现,旗袍下摆刚
刚好包裹住李筱青丰满的臀部,稍微弯下腰就能看到裙底的风光,一对浑圆修长
的大腿没有穿丝袜,涂着鲜红指甲油的小脚穿着白色鱼嘴绑腿高跟鞋。赵浩咽了
口唾沫,下身已经直愣愣的硬挺起来,这个尤物真是迷死人不偿命,伸手把李筱
青搂进怀�,右手从胸前的口子伸进去,细细的撚着两侧的嫩肉,左手直接从后
面钻进李筱青的臀缝,感受着怀�尤物皮肤的细腻光滑,赵浩的欲火腾腾的向上
窜,感到裤裆�的阴茎又跳了跳,胀大了几分,转身让女人扶着车窗,摆成弯腰
翘臀的姿势,顺手把内裤一把捋了下来。

  「呀,你干什麽,有监控呢。」李筱青抓住赵浩在自己衣服�来回揉搓的双
手,嗔怪的拍了一下。

  「怕什麽,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看。」赵浩满不在乎的说。

  短裙就是好,翘翘屁股,屄屄就露出来了,都不用撩衣服。赵浩在李筱青的
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蕩起层层肉浪,用手在两腿间摸了摸,满手的滑腻,笑骂
「还没怎麽样就这麽湿了,是不是等着野男人干你。」拉开裤门,掏出硬挺到不
行的阴茎从后面直接顶了进去。

  「恩……」

  「哦……」两个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感受着肉穴的温热和紧緻,赵浩快
速的抽插起来,小腹不断撞击着丰满的臀肉,越干越兴起,擡起手在李筱青的大
屁股上「啪啪」的抽打起来。

  「哎呦∼∼∼哎∼哎∼∼呦∼你别打人家的屁股,肿了一会儿没法见人了。」
李筱青双手扶着车身,承受着身后男人一阵紧似一阵的沖撞,嘴�咿咿呀呀的哀
求着,换来又一阵的疾风骤雨似的撞击。

  「真是的,全都弄到�面了,还这麽多,都流出来了。」毕竟是在停车场,
赵浩也没有刻意控制快感,抽插了十多分锺之后就射了进去。李筱青坐在后面,
分开双腿,拿纸巾擦拭着不断流出来的精液,越擦越多,不禁羞恼地重重拍了一
下驾驶座。

  刚发洩过的赵浩开着车,悠閑的点了根事后烟:「哈哈」赵浩大笑两声,
「陈增军那老东西可是中看不中用,我不先把你喂饱了,一会儿你欲求不满了怎
麽办。那个老东西,就让他尝尝涮锅水,再说了,」赵浩向前欠了欠身子,眯起
了眼睛看着李筱青,「我们的李大美人还怕操!」瞅着李筱青在后面忙个不停,
赵浩说:「你还擦什麽,这样多滑溜,省得一会儿那老东西硬不起来插不进去怎
麽办。」

  「呸!」李筱青狠狠剜了赵浩一眼,「这能一样吗?当别人是傻子。」说着
脱了鞋蹲在座位上,中指伸进肉穴,把赵浩射进去的精液一点点的抠出来。

  李筱青和赵浩赶到酒店包房时,陈增军已经到了,赵浩立刻热情的沖坐在中
间的中年男人伸出了手,嘴�不停的抱歉:「陈县长,真是抱歉,抱歉呐!路上
太堵了,来晚了来晚了,让您久等了,一会儿我自罚三杯。」

  边上男人李筱青认识,是这次江浦项目的合作对象,朱强,是混道上的,在
江浦县有些势力,这次公司的项目正好占了朱强手�的一块儿地,就把他拉了进
来,也方便处理一些不上台面的事情。

  陈增军和赵浩握了握手,目光落在李筱青身上,眼睛一亮,颇爲热切问:
「这位美女怎麽称呼?」

  赵浩把陈增军的反应看在眼�,心�很是满意的暗暗点头,「这是我们公司
公关部的副部长,李筱青李小姐,这是江浦的陈增军县长。」赵浩装模作样的把
李筱青陈增军介绍了一番。

  听到李筱青是公关部的副部长,陈增军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双手握住李
筱青娇嫩的小手连连摇晃:「强将手下无弱兵,林小姐既然是公关部的部长,想
来酒量肯定不错了,一会儿可得好好喝几杯。」

  李筱青身量本就高,今天又穿了一双高跟鞋,站在又矮又瘦的陈增军面前,
看着他拉住自己的手不放,还摸来摸去的趁机揩油,心�不屑,冷眼看着他像个
猴子似的上蹿下跳。对,就是猴子,陈猴子。看着陈猴子还拉着自己的手喋喋不
休,李筱青用手掩住嘴巴轻轻的笑了笑,飞了个媚眼,带着撒娇的口气和陈增军
说话:「刚在堵车的时候赵总还说呢,这下迟到了,陈县长一定会生气。我就说
嘛,陈县长大人大量,怎麽会和我们一般见识呢,一会儿我和赵总敬你一杯给您
赔罪,陈县长可是不能往心�去呢。」嘴�说着话,右手手指在陈增军的手掌心
轻轻的挠着。

  这边朱强也出来打圆场,陈增军心�本来有点不满的,可一看到赵浩带来了
这麽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妇,气就消了一大半,又看到李筱青如此知情知趣,心�
更是满意。衆人于是一番谦让,客客气气的坐下,陈增军做了主座,赵浩和李筱
青一左一右的陪在两边。

  随便扯了几句閑篇,陈增军貌似无意地说:「李小姐这麽漂亮,追求的人肯
定排成长龙了。」说话的时候一对色眯眯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直往李筱青的乳沟�
钻。

  「来了」赵浩心�暗道,立刻接过话茬,「咱们李筱青可是早就名花有主了,
爱人是大学老师。」

  「老师啊,老师好,有文化,不像我们都是大老粗。」

  酒过三盅,几个男人开始称兄道弟起来,赵浩也不提项目的事情,只是拉着
李筱青不停地劝陈增军喝酒,推杯换盏之际,李筱青和陈增军被衆人起哄的认了
兄妹,「哥哥」「妹子」的喊了起来,亲热极了。

  眼见火候差不多了,赵浩沖朱强使了个眼色,找借口说上洗手间,就出了包
房,朱强会意的跟了出去。

  李筱青喝了不少的酒,已经有点晕晕的感觉了,感到脸上烫的厉害,看到赵
浩朱强先后出去,知道这是给自己机会,伸手端来了一杯酒,腻声说:「哥,妹
子再敬你一杯。」刚才一直在打情骂俏,李筱青整个身子早就和陈增军贴在了一
起,现在更是向前凑了凑,如此风情诱人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本就被拨撩的心
痒难耐的陈增军立刻伸手一把抱了个满怀,感受着手中的温热滑腻,鼻中满是女
人甜馥馥的味道,看着女人喝了酒之后晕红的俏脸,醉眼迷离的眸子,陈增军只
觉得一股热流涌向双腿之间,看到怀�的女子腻腻的偎在怀�敬酒,赶忙去喝。

  「不对」李筱青一躲,陈增军喝了个空,把酒杯举到自己嘴边,媚眼如丝的
说,「人家要这麽敬。」说完把酒含在了嘴�,撅着红红的嘴唇凑了上来,憋了
半天的陈增军哪能受得了如此挑逗,急忙伸嘴过去,含住了红润的小嘴,白酒的
辛辣,红唇的香甜,香舌的柔软,别有一番滋味,陈增军伸出舌头,和李筱青
「滋滋滋」的亲吻起来,双手也不閑着,握住那柔软的胸脯,大力的揉搓起来。

  「啊∼∼」一个长长的要让人窒息的舌吻,李筱青从喉咙深入发出一声颤到
骨子�的呻吟,感受着男人的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摸索着,大腿清晰的感觉到
一根火热的肉杵子在使劲的顶着。看到男人的手要往自己裙子�面钻,李筱青连
忙用手按住,轻声说:「哥,这不行,酒店呢,一会儿赵总就回来了。」

  「妹子啊,今天认识你,哥才知道以前认识的女人根本就不叫女人,来,让
哥好好疼疼你。」陈增军手下动作不停,伸进李筱青窄窄的包臀裙下,肆意的摸
着丰腴大腿内侧的嫩肉。

  「哥,这真不行,要不一会儿妹妹跟你去楼上开个房,咱们好好叙叙?在这
真不行,服务员进来就麻烦了。」李筱青知道赵浩一会儿有安排,开口推脱,虽
然大家心知肚明,但自己扮演的可是良家人妻少妇,哪能在包间�就跟人做爱。

  「没事,赵总他们不是都出去了,服务员不敢随便进来的。」陈增军显然是
有点精虫上脑了。

  「哥,我给您弄出来好不?真做时间也不够。」看到男人开始撕扯自己的衣
服了,李筱青晓得不弄一弄是不行了,于是蹲到陈增军双腿中间,拉开裤子拉链,
掏出男人早已充血勃起的阴茎。没想到陈增军人长得精瘦精瘦的,本钱倒是不小,
比一般人的尺寸要大了两圈,肉菇一般硕大的龟头红中透紫,一股粘液正从微微
张开的马眼流了出来,李筱青伸出右手,把液体抹在食指上,和拇指轻轻的撚着,
不断的张开合拢,拉出长长的黏黏丝线,擡起头,一边用左手慢慢的套弄着肉棒,
一边开玩笑的说:「我说哥长得这麽瘦,原来肉都长到这�来了呀!」

  被细嫩柔软的小手慢慢揉搓着,陈增军舒服的吁了口气,听李筱青说自己的
肉全长命根子上去了,得意的挺了挺下身,原本就很是粗大的肉茎更胀大了几分。
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李筱青低下头,两片薄薄的嘴唇张开,呵着热气,将粗大的
阳具一寸一寸的吞了进去,滑腻的舌头时而在马眼上来回拨弄,时而卷起来舔弄
硕大的龟头,让陈增军舒服的「嘶嘶」地直吸气。来回舔弄了一会儿,李筱青担
心有人进来,想着速战速决赶紧给弄出来,深吸了一口气,把陈增军明显大别人
一号的肉棒一下子全吞了进去,慢慢控制自己的呼吸,喉咙不断的做着吞咽的动
作,使劲的挤压着已经挤进嗓子眼�的硕大龟头,双手在男人的囊袋、大腿根不
停的摩挲着,带给男人更大的刺激。

  感觉到下身忽然进到一个紧窄温暖滑腻的腔道�,龟头被一块软肉不停的用
力挤压,一条灵活的小舌头在茎身上来回舔弄,让自己流连好久的细腻小手不停
的揉搓着自己的囊袋,陈增军「噢∼」的叫了一声,没想到李筱青的小嘴如此销
魂,感觉自己全身一下子就软了,只剩下那根肉杵子仿佛长出了骨头一样,越发
的昂扬挺立。看着美丽的少妇俯首蹲在自己双腿之间卖力的舔弄着,陈增军心�
涌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成就感,白领怎麽样,大学生怎麽样,再美的女人还不是
要在权势面前低头,自己就是要玩弄这些自以爲有能力的女人,让那些在下属前
强势、在上司前干练,在子女前慈爱,在丈夫前温柔的女人人前高贵典雅,人后
无耻放蕩。女人的头在上上下下来回的套弄着自己,陈增军闭上眼睛,伸出双手
按住女人的头,下身用力的挺动着,耳边听着女人不停呜咽的声音,快感如同电
流一般向全身扩散开去……

  赵浩去洗手间擦了把脸,刚才喝酒喝的很急,感觉心�也是烧的厉害,朱强
紧随着跟了进来,两人点了支烟聊了起来。

  「啧啧,真没想到,李部长今晚这麽漂亮,刚才陈增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看今晚这事儿十拿九稳了。」朱强嘿嘿的贼笑两声,压低了声音,「赵哥,你
说陈增军那色鬼会不会忍不住在包间�就把事情给办了?」赵浩有点厌恶的撇了
朱军一眼,他心�是有点烦这个地痞的,可有时又不得不倚重他。

  「房间定好了?」赵浩没接朱强的话茬。

  「订好了,333.」

  「一会儿送他上去,事儿就成了,真是折腾啊!」赵浩拍拍脑袋,头疼得厉
害。

  两个男人在洗手间门口边抽烟边随口瞎聊,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赵浩招呼
朱强回去,还特意用力敲了下门。坐下后,赵浩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心知肚
明的李筱青微微的点头,赵浩于是放下了心,细看过去,李筱青的脸蛋红扑扑的,
白�透红的快要滴出水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透着无穷媚意,赵浩心下疑惑,难
道连个人趁刚才这一会儿时间就在包间�打了一炮?也太快了吧。

  觉察到其他人异常的目光,李筱青知道自己的神态瞒不过别人的眼睛,心�
略有点尴尬,虽然都知道自己是来干什麽的,可是让人抓住现行还是说不出的不
自然。刚才自己唇舌并用,双手齐上,很快就感觉到嘴�的阴茎一跳一跳的要射
出来,本打算吐出来用手接住,没想到陈增军忽然抽了出来,让自己跪在地上,
挺起胸部,把那根被自己吃的湿漉漉亮晶晶的肉杵子,顺着自己前胸的心形口子
一下子扎进了深深的乳沟�,撅着屁股拼命的抽插了十几下,把一股股浓白的精
液射在了自己滑嫩的双乳上。爲了打扮的性感点好勾引男人,李筱青上身真空根
本没带胸罩,精液顺着乳沟就流了下去,坐在椅子上,李筱青都能感觉到自己小
小的肚脐眼已经被滑腻腻的精液给填满了,正沿着小腹向自己的双腿之间淌去。

  「这该死的老色鬼,射了老娘这麽多。」李筱青咬着牙暗暗骂道,心�也是
哭笑不得,这才多大一会儿,自己就先后让两个男人在身上射了两次。

  几个人又心不在焉的喝了几杯酒,赵浩就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要走,赵浩和
朱强当然不许,几个人半推半就的进了楼上定好的房间,一路上陈增军还不忘拉
着李筱青揩油,一手牵手,一手揽腰,李筱青也凑上去包住陈增军的手臂。

  赵浩和朱强把陈增军直接架到了房间的大床上,和李筱青对了一个眼神就离
开了。

  李筱青打算先去洗个澡,被陈增军射到乳房上的精液流的到处都是,黏糊糊
的难受极了,刚打开浴室门就被人从后面用力抱住,胸前的丰盈被用力的揉捏着,
一张嘴在自己光洁的后背上啧啧的亲吻着,细嫩的皮肤被胡渣刺的痒痒的。

  「哥你别这麽心急啊。」李筱青扭过头就看到刚才还坐在床边装醉的陈增军
正喘着粗气搂着自己。

  「妹子,让哥好好稀罕稀罕你。」陈增军根本不理李筱青说了什麽,心急火
燎的脱了裤子,扶着李筱青的屁股就顶了进去,来之前赵浩射进去的精液现在倒
是起了润滑的作用,陈增军不费丝毫力气的就顶到最�面,感受到李筱青下身的
湿润和滑腻,自然不知道是赵浩之前射进去的,「小骚货,下面湿成这样还说不
要。」

  陈增军插进来的时候李筱青很是吃了一惊,刚才明明射了那麽多,本来还以
爲得好好给他口交一番才能接着做,没想到才半个小时不到就又硬了。李筱青也
兴奋起来,来之前被赵浩摁着弄了一回,赵浩是爽了,自己确实被弄得不上不下,
后来吃饭时和出先进磨磨蹭蹭的,又是摸胸又是口交的,李筱青心�早就被拨撩
的火烧火燎的,被陈增军猛地插进来,舒服的直哆嗦,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

  「好大啊!」

  陈增军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见识过的女人多了去了,从没有哪个让自己一
见就忍不住想拖到床上去的,自己喜欢人妻少妇也是喜欢那份占有别人妻子的刺
激和成功后的快感。然而今天一见到李筱青,她小手的细嫩柔软,轻笑时颤巍巍
抖动的胸口,欲迎还拒的轻声细语,让自己迫不及待的就想上她,从坐下吃饭一
直到现在,自己的阴茎一直是硬的,哪怕中间被李筱青用嘴弄出来一次也没软下
来。多少年都没这样了,仿佛有团火在自己心�越烧越旺,直到插进李筱青的肉
穴,被细窄的腔道小嘴一样吸吮着,心�的那份狂躁才平息下来,自己硬到极点
的阴茎在李筱青的身体�还一抽一抽的跳动着。

  捏着厚厚的臀肉,陈增军前后耸动着屁股用力干了起来。

  从客房一边鞠躬一边倒退着出来,孙勇心�窝火的很,不就是热水器接触不
良嘛,都修好了,至于这麽不依不饶的,又是投诉又是退房的,那麽年轻漂亮的
女人跟一个足够做自己父亲的男人开房,穿的超短裙连�面的丁字裤都挡不住,
肯定是个小姐,等老子有钱了,找一群男人一起轮了你,孙勇心�恶狠狠的咒骂
着。

  经过333 房间时却看到门开了一条缝,隐约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来,孙勇停了
一下,好奇心作祟,放轻脚步凑了上去,听得更清楚了,女人有些压抑的呻吟还
有清脆的啪啪撞击的声音,孙勇心髒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在酒店工作有段时间
了,男女开房偷情打炮的事情也见得多了,不是事前见人男男女女进房间,就是
事后去给人收拾用过的避孕套和卫生纸,这样撞见正在办事的还是头一回。孙勇
做贼心虚的扭头张望,看走廊�没人,下定决心一样的深吸一口气,弯着腰向前
凑了一步,顺着门缝往�瞧,看到了让他血脉偾张的一幕。

  一个女人趴在墙上,头枕着双臂,看不清脸,但是弯腰翘臀却显出女人玲珑
有緻的身材,身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弓着腰激烈的耸动着屁股,一下一下撞
在女人厚实的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衣服都来不及脱,这是有多着急,孙勇砸砸嘴巴,眯着眼睛努力听�面的动
静。

  李筱青趴在墙上,额头抵着手臂,头发垂散下来,脑子昏昏沈沈的,刚才喝
了那麽多酒,现在后劲上来,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燥热的厉害,五官都不太灵敏
了,下身被一根粗热的阴茎不断进出着,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带来一阵阵的快
感,舒服极了。李筱青都没意识到自己正前后晃动翘臀迎凑陈增军的操弄,嘴�
发出一声声似痛苦似愉悦的呻吟。

  用力挺着下身,陈增军已经一刻不停的弄了十多分锺,出了一身的汉,又一
次把阴茎整个送进去,品味着�面的紧匝和滑腻,慢慢的研磨着,双手开始脱自
己的衣服。

  「恩——」李筱青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又来了,她的花心很深,长度不够
的男人根本碰不到,一旦被碰到却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快感,很快就能把自己送
上高潮。

  粗大的龟头用力的挤压着花心,酥酥麻麻的快感电流一样的沖击着全身,身
体�液体疯了一样的向着下身涌去,随着陈增军的操弄流了出来,李筱青发出哭
泣一样的呻吟声,每次快要高潮时她都会这样。

  身下女人的反应忽然激烈起来,呻吟声一下比一下高亢,翘着屁股迎凑的力
量撞得自己小腹都有点发麻,最重要的是陈增军清楚的感到自己正进出的蜜穴收
缩的频率越来越快,裹吸的自己都快动不了了,每下进出都会带出一大股液体,
淋的自己下身都湿漉漉的。玩过那麽多女人,陈增军自然知道李筱青快高潮了,
卷起包臀裙,用力握住两瓣臀肉,陈增军毫不客气的大干起来。

  「啊—啊——啊—啊——」拼命摇晃着脑袋,手指用力抓着墙壁,李筱青像
个溺水者一样发出一阵阵歇斯底�的叫喊。

  「啊——」伴随着一声短促的尖叫,李筱青发软的双腿在也支撑不住自己的
重量,身体滑到在地,一抽一抽的哆嗦着到了高潮。

  阴茎忽然再一次被紧紧裹住了,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紧,拼命的裹吸着、挤
压着,陈增军指导李筱青马上要高潮了,狠狠的再顶了几下,当女人身体深处涌
出的一大股液体把自己淹没的时候,陈增军放松身体,开始猛烈的喷发出来。只
是没想到李筱青一下子摔到了地上,膨胀着要发射的阴茎也滑了出来,陈增军懊
恼的大喊了一声,右手快速撸动几下,射了出来,飞溅的精液全洒在脚下的李筱
青身上,衣服、大腿、头发,到处都是,然而正闭着眼睛享受高潮的李筱青哪�
在乎这些,趴在地上结结实实的淋了一场精液雨。

  发洩过后逇陈增军瘫软在地上,身上汗如雨下,这麽一大把年纪了,这麽剧
烈的运动对他来说负担是很大的。喘息了一会儿,陈增军看着仍然趴在旁边一动
不动的李筱青,如果不是她的手脚会是不是的不受控制的颤动,还以爲她昏过去
了。

  「啪」的一声脆响,陈增军在李筱青弓着身子更显得浑圆丰满的翘臀上拍了
一巴掌:「小妮子,爽了。」

  李筱青被汹涌而来的快感淹没,自己跌倒在地上都没意识到,正闭着眼睛享
受这身体深处的悸动,心思却莫名飞回到过去,想起自己上一次感受这样激烈高
潮的情景。光溜溜的屁股爱了清脆的一巴掌,一下子把李筱青惊醒了,睁开眼睛
看到陈增军光着膀子坐在地闆上,大裤衩子关挂在膝盖上,裤子缠在脚裸,整个
人像是从水�捞出来一样,全是汗水,眼前的情景把李筱青从记忆深处拉回了现
实,摇了摇脑袋,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李筱青手足并用,像个小狗一样爬了过
去,在陈增军胸口摸了一把,娇小着:「呀!陈县长,去哪弄了这麽多水在身上?」

  看着这麽一个巧笑嫣然的大美女像狗一样爬到自己身边,胸前的丰满来回晃
悠着,刚才做爱的时候裙子被卷在腰间,高高翘起的臀部在灯光的映衬下泛起莹
白的光晕,如同一轮满月,陈增军被李筱青一刹那间流露的风情迷住了心神,直
到那双柔软的小手摸在自己胸口时才反应过来,伸手李筱青捉住晃动不已的双乳,
说:「什麽水,是刚刚出的汗,爲了让你爽我可是除了大力气了。」

  「是吗?」李筱青跪坐在旁边,擡起手,伸出红嫩的舌尖轻轻舔着翘起的指
头,还用那双妩媚的眼睛瞟着陈增军。

  陈增军感到自己的阴茎忍不住又硬了一下,不过连续射了两次,实在是没力
气了,现在被李筱青勾引反觉得下身隐隐有些刺痛,低头看了一眼,无奈笑了出
来。

  「噗嗤」李筱青也没陈增军的表情逗笑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扭着芊芊细
腰向浴室走去,门口那停下来,回头妩媚的笑了一下,双手勾住丁字裤细细的带
子,弯着腰一点点的往下拉,浑圆的臀部和双腿间的蜜穴近在眼前,尤其是那道
刚刚还被自己肆意玩弄的嫣红肉缝,陈增军觉得自己发软的骨头不禁硬了三分。

  「啪」丁字裤被扔到陈增军身上,湿漉漉的浸透了粘液,散发着一股淫靡的
味道。陈增军猛地站了起来,三下两下脱掉衣服,抱着咯咯笑的李筱青一起进了
浴室,几件衣服从半掩着的门缝�认了出来,是李筱青已经皱的不成样子的露背
包臀裙,不一会�面响起刷刷的水声还有男女嬉笑打闹的声音。

  浴室�,拿着浴巾轻轻擦拭着身体,细嫩的皮肤一阵阵的酥麻,李筱青知道
这是自己高潮之后身体的正常反应,心�不禁有点佩服陈增军了,五十多岁的年
纪了,没想到比赵浩在性事上的表现还好,虽然他那根粗长的阴茎长了很大便宜,
可是,自己有多长时间没经曆过刚才那样的高潮了,好像从大学毕业结婚之后就
没有过了吧。看着镜子�的自己,丰胸,细腰,翘臀,精緻的脸庞还带着高潮余
韵的红晕,李筱青突然想起自己才二十五岁而已,正是女人最好的年纪啊。

  「妹子,还没有洗好?我都睡着了。」外面传来陈增军的声音。

  抿嘴一笑,刚才洗澡时,自己学着AV电影�那样,用自己三十四D 的双乳给
陈增军洗了个泡泡浴,把他享受的不行,非要让自己给他乳交,哪知道弄了半天
男人的那根东西还是软趴趴的,把陈增军尴尬的不行,先跑出去了。自己这才好
好的洗了个澡,把身上的酒气、汗液还有黏糊糊的精液洗干净。

  扔掉浴巾,李筱青赤裸着走了出去,机会难得,碰上这麽一个本钱雄厚的男
人,不好好享受一下也对不起自己。

  酒店宽大的双人床上,陈增军坐在床边,李筱青低头给他口交的,一张小嘴
来回吞吐着男人半软不硬的阴茎,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左手不停摩挲着两个蛋
蛋,右手伸到自己两腿之间,修长的手指沿着充血的阴唇细细抚摸,偶尔整个插
进去,发出一阵快乐的呻吟。

  李筱青忽然站起来,做到对面的酒柜上,双腿大大打开,摆成一个M 型,在
陈增军目光的注视下,肆无忌惮的手淫起来。

  陈增军惊讶的瞪着眼前正在高生呻吟的女人,看着她正在自己双腿间快速揉
动抽查的双手,原本被吸吮得翘起来的阴茎更加挺直,陈增军下了床走到李筱青
面前,拨开她还在自己蜜穴�肆虐的双手,左手扶着已经充血勃起的阴茎,「噗
呲」一声插了进去。

  刚才给陈增军口交了半天也没硬起来,反而把自己弄得欲火高涨,自己玩了
起来。李筱青闭着眼睛,享受着双手带给自己的快乐,忽然手被人拿开了,一根
火烫的坚硬贯穿了自己,舒服的李筱青下身猛的抽了一下。睁开眼睛,陈增军正
扶着自己的大腿奋力沖刺,「唔」的递交一声,李筱青挺直上身,搂住陈增军的
脖子,和他热烈的激吻。

  陈增军又沈浸在刚才那种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和身下女人做爱的激情中,
尤其是当这个女人搂着你的脖子时而低声呻吟,时而高声尖叫,喘息的空隙还用
舌头舔你的耳朵,一边舔一边说:「再深一点……弄左边,好舒服……用力……
我到了,要洩出来了……顶在�面不要动……」

  「尤物,尤物,这他妈就是个床上的尤物,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男人干,被
所有的男人干。」陈增军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身下的女人叫出来了,脑子�什
麽年头都没有了,只知道双手用力掐着那双浑圆如柱的雪白大腿,用尽全身的力
气沖刺,沖刺,一次又一次的,直到整个人陷入潮水一般袭来的快感,趴在同样
拼命抽搐尖叫的雪白肉体上,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