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鞭策马,深入草原——享受草原妻女奔放热情的待客之道

2021-11-24

很多狼友喜欢小刚嫖同学妈妈的帖子,追问有没有母女双飞的下文。再次声明没有,喜欢的狼友自行YY吧!
小刚一家前些年去香港旅游路过时,我曾经私下问过他,他对自己的光辉事迹还记得挺清楚,问起双飞却一改往日好吹的本性说那时怎么敢想什么母女双飞,生怕当时染上什么病或者被扫黄抓走。不过几大杯白酒下肚,当年的小刚又回来了。开始吹嘘这些年在外面的经历,神秘兮兮的问小狼有没有玩过草原奶牛。小狼说经常喝草原牛奶。得到否定答复后开始狂吹停不下来了。酒后吐真言或者酒后吹牛,夸张的地方不妨一笑置之。
他前些年在内蒙那边倒腾煤炭,在家里家外借了不少钱,亏了不敢回来。这几年发了,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了。当时村里都有说他被打死在外面了。
据他说,当年被追债厉害的时候躲到很偏的包,应该是比较封闭原始的包,方圆几百里就几十个包。是一个哥们的舅舅把他送过去了,那哥们的舅舅在红色年代去援蒙反修,算是知青头或者军代表之类的,在当地有点门路。那个地方说一穷二白绝对不过分,别的地方都有很多牧民开吉普、摩托了,这边还是完全的骑马,基本与现代化绝缘的。他在那躲了快一年半,都快变成野人了,体重下降了二三十公斤,小刚原来比较胖。牧民们虽说不待见他,可有朋友舅舅的情分,而且牧民很善良。
后来发了之后他过来报恩来了。拉着摩托车,还有汽油柴油焦炭,衣服等物资长途跋涉的挨个包的送。虽然有年轻蒙族小伙子们带路,串遍这几十个包,也花了几个月时间,不过几个月对草原来说不算时间。
据他说,过程很单调,基本上都是在车上,到了地方基本上都是喝酒吃肉享受主人的盛情款待,草原人的规矩是客人必须醉倒才能体现主人的盛情。
除了报恩还有变态的心理在支撑他做这些事情,就是他要广施雨露,把种子洒向每个包。包里没有床,对尊贵客人的招待体现在躺的位置,是在女主人旁边。也就是说女主人是要陪尊贵客人睡觉的。刚开始小刚不怎么习惯,因为男主人同样躺在包里的不远处,生怕男主人抄起弯刀剁了他。后来才知道男主人很愿意他妻子女儿甚至母亲陪客人睡觉的,可能对男主人来说,尊贵的客人是优秀的种马,能够和家里的尽可能多的”母马“交配是占便宜的事情。(小刚原来躲难的时候,曾经和丈夫出外牧马的草原女人搞过,不过当时吃的不好,没什么兴致,更多是抱在一起取暖。)
据他讲,和草原女人睡觉和大碗喝酒一样简单干脆。天黑之后男人喝酒吃肉,年轻点的女人(草原女人看起来比较老)穿着新的袍子在不远处跳舞,看上哪个就大大方方的拖进包里开搞,不管她是男主人的妻子、女儿甚至母亲。草原女人很大方也很原始,基本不洗澡的身上都是牛羊的臊臭,下面都是像发情的母马一样湿淋淋的。草原女人的叫床声比较奇怪,有的就是原始的叫声,和牛马一样原始,有的却像草原长调一样,丝毫不造作,最容易让男人疯狂驰骋。每次干完,女主人会搂着他睡一会儿,然后就要出去值夜了。他则出去继续和男主人们喝酒吃肉比划手势吹牛。酒足饭饱再歪倒着睡下。
小刚说别看他只有一儿一女,其实他的孩子多了去啦。说不定可以组几个足球队呢!我说那你怎么不故的地重游,把儿子们都召集起来组个队,他半开玩笑的说不敢去了,草原女人太猛了,现在身体肯定扛不住了。其实小狼知道什么原因让他结束所谓的“交配之旅”的,听老家传言,她媳妇检出了妇科病,押着他去检查,结果查出来梅毒。他老婆是东北的,人高马大,闹起来连打带骂,直接问候他家祖宗N代都没有重样的,差点离婚。
小刚说话我基本上是打折扣的相信的,他估计在那边是有艳遇的,不过很难相信男主人主动把妻子、女儿甚至母亲等家庭成员献给客人去肏。不过确实听起来很刺激,喝完酒出去玩的很尽兴,K厅的小妹事后问小狼是不是吃药了。
搜了一下,草原确实有漫长的群婚历史,家庭是开放的。游牧民族没有汉族那一套男女授受不亲的限制。部落里女人未婚怀孕生子后竟然会有人来娶,原因是证明这家女子好生养。关于妻子招待贵客的说法乱七八糟的,说什么的都有。小狼觉得如果有的话,有两种说的过去。一是说游牧民族分布零散,一大片地方就那么点人,长期内部交配后血缘关系很接近,远方尊贵的客人自然是交合的首选。二是说草原上女人和牲畜一样没地位,汉人所谓烟酒不分家,草原则女人也不分家。
本来小刚是说的XX,小狼怕引起民族地域矛盾才改成了草原。毕竟天朝有草原的地方还不少的,小狼知道的就有内蒙、东北、,西北还有高山草场,西藏、四川也有康西、坝上草原等等。
扬鞭策马,深入草原——享受草原妻女奔放热情的待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