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与色情无关,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跳过。五一的时候回老家玩,正好家附近开了一家桌球馆,就和朋友一起去重温一下。刚开始的时候只有我们和另一桌,过了一会儿来了几个一看就是高中生的娃娃来打球,其中只有一个女娃娃,穿件雪纺衬衣、格子裙,扎个马尾
  • 楼主在国外上学,因为国外不是很好认识到中国女生,外国妞也不好追,所以也挺寂寞。于是没得选就降低自己审美要求开始到处参加活动认识姑娘。因为留学生中秋新年都会聚在一起开个晚会什么的,所以也成了认识姑娘的好去处。到了地方随便望了望发现没什么漂亮的
  • 我相信,大家心里都会有一个特别的女生,她可能不是你出初恋,初吻,或者初夜, 但她是那把打开你对性的好奇大门的钥匙。那年,她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眼睛。还记得当时是初中,某个夏天, 转学来的她穿着一件紧绷着年轻肉体的白衬衣,和那些穿着校服的学生那么
  • 再不写回忆,就老了,也要遗忘了,当时约会太多,和有的女孩的约会我甚至不记得是梦中的,还是真的有过... 十多年前了,那年毕业回到自己家乡的省会城市,安顿好后,第一时间是找女朋友,实际上这活动在我毕业前签约完成后,就开始进行了,那时还比较时
  • 前段时间分享的探探上约的那个姑娘,前两天又约了一次,唉。初五把媳妇孩子放娘家就出来了,约的唱歌,唱完歌吃了个饭就送到她家楼下磨磨唧唧不想让她回去,但她爸妈在家不能在外边过夜,最后在她家旁边一个停车场车震了,真是极品,身子软,动情是我喜欢的那
  • 事情是发生在年初五的时候,老婆她们回她娘家去了。我一个人在无聊,就玩游戏,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不打算营业的,玩了一天游戏很累,准备关门。大概下午5:00左右吧,突然一个少妇40岁左右的进来,拿着一个U盘之类的,叫我帮她下一点歌曲。我早就不帮客
  • 本文绝对原创手打,并只在发帖,请勿转帖,谢谢先说第一个吧,也是至今为止最刺激的,我们暂且把女主角称为Z吧。 我和Z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当时都是刚刚大学毕业回来在家待业等待父母给安排工作的时候,所以那个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特别闲没事就出
  • 上次写过和邻居女孩的事,这次再和大家继续分享下,这段时间和邻居小妹发展的还算可以,一来都是邻居知根知底,二来呢,小妹也确实是好玩的人,大家都知道玩的意思了,年轻确实很开放呀,有的时候大胆的连我都有点脸红。 就在去年6月份吧,北方的天气一样
  • 我就是我(一)自从mc没了之后,就很久没有提起过写作的欲望了,仅以此系列来怀缅我曾经的那个mc的岁月,一个单纯的为玩而玩的人生。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小弟混迹广东,曾踏遍千万个鸡窝为了寻找那个别人口中的红牌,那个风闻于诸侯的技师。然后转入正题
  • 先给大家解释下个人理解的不想上的妹子是什么意思吧不知道大家是否有一种经历或者感觉有一种妹子 或者说是朋友 最初接触的目的就是为了发展一下超友谊关系而且前期进展比较顺利 但是每每到准备真枪实干的时候 总会发生一点小插曲导致此次行动失败 时间久
  • 2016年,跑业务所需,每个月总有13,4天出差在外。每次都是广州飞沈阳或大连。通过一约软件,聊上了一少妇,良家,在沈阳附近的人找到,中间去了营口辽阳鞍山3个地方,又折回沈阳。其间已收到少妇的聊骚照,胸大,手捂住点。关系已经很明朗了。回到沈
  • 上周在一个群里认识了个姐姐,后来就开始聊天,要过我的照片,包括下面的,也语音过,听着声音倒是挺甜,也很开放,聊的全是做爱方面的内容,但是我跟她要照片或者视频她全都不接受,这让我很是纳闷。但是最近却女人,也就没想那么多,果断约了她,周六晚上到
  • 说一下以前自己的真实经历,或许有人也这样经历过,但是我可以保证的是这是我自己的真实经历。 一次在网上无意中认识了赵老师,当时是某个中学的语文老师,年龄38岁,女儿在初三上学,个头不高一米六的样子。瘦瘦的,戴个眼镜,给人第一眼很文雅,秀气。
  • 和老婆结束了和3个黑鬼的6天“同居”生活,已经安全回来了。 正如有的狼友喜欢野外露出一样,肯定是哪人多在哪露。就是要那种随时可能被发现,又没被发现的快感。如果在荒无人烟的戈壁、草原,脱光了,也不会带来任何快感。 我和老婆也一样,就喜欢在
  • 第一次写,不知道规矩,有不合适的地方多包涵。 那是11年的时候吧,在北京跑业务,就是那种小业务员,到处药店、小诊所推销药物的那种苦逼,不像各位大大们跑的那种高端商务。很辛苦,钱很少,那时小狼刚毕业不久,社会经验很不足,一天跑业务 到下午
  • 话说最近天气转凉,美女们都穿上了厚衣服,夏天能看到的各种美腿,乳沟基本都消失了,不过最近两天却饱了眼福。第一个是前天下午陪孩子去拍艺术照,估计是怕孩子们拍照感冒吧,像馆里空调开得挺足,所以陪同的家长们也脱掉了外套,基本就穿T恤,其中一个1岁
  • 那是4年前的事了。我属于那种上学不好好学习,混日子的那种,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被一个朋友拉到了一个莆田系的医院上班,对,就是莆田系那种所谓的“医院”。她是护士,
  • 写这篇文章时候,这件事在我心里藏了很久了,不说出来确实很难受。就当一个30岁中年男人的吐槽吧。认识小鱼儿是在一个饭局上,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出差到大学室友XX城市
  • 下午写了一遍了,一点发新话题无法链接服务器好悲催啊,只能在发一遍了,而且没有保存从新回忆很头疼。废话不多说了发事情是很多年以前用QQ聊天的时代的事情,那个时候还
  • 这事已经过去了五年左右了,当时刚来帝都,除了女朋友也没个其他朋友,女朋友还在上大学所以不住在一起,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住的地方呆着,感觉生活是那么平淡无奇,那会我